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Y➽古代座右銘➽慎言箴言➽名賢集


➽中國古代座右銘
金 人 銘


【原文】

我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無多事,多事多患。安樂必戒,無行所悔。勿謂何傷,其禍將長。勿謂何害,其禍將大。勿謂無殘,其禍將然。
勿謂莫聞,天妖伺人。熒熒不滅,炎炎奈何?涓涓不壅,將成江河。綿綿不絕,將成網羅。青青不伐?將尋斧柯。誠不能慎之,禍之根也。曰是何傷,禍之門也。強梁者不得其死,好勝者必遇其敵。
盜怨主人,民害其貴。君子知天下之不可蓋也,故後之下之,使人慕之。執雌持下,莫能與之爭者。人皆趨彼,我獨守此。眾人惑惑,我獨不從。內藏我知,不與人論技。我雖尊貴,人莫害我。夫江河長百谷者,以其卑下也。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戒之哉!戒之哉!


【譯文】

我是古代的慎言人。要警戒!要警戒!不要多說話,多說多敗。不要多事,多事多難。對於安樂,必須警戒。不要做後悔的事。不要說沒關係,它的禍患將會很長。不要說沒害處,它的禍患將會很大。不要說沒有傷害,它的禍患即將產生。

不要說沒聽到,上天在窺視著你。熒熒如豆的小火不熄滅,變成烈火將怎麼辦?涓涓的細流不堵住,將積成江河。細小的絲線綿綿不絕,將會變成網羅。青青的小苗不砍掉,將會變成大樹。

如果真的不謹慎對待它,那是禍根。說這有什麼關係,是禍門啊!強橫的人不得好死,好勝的必定遇到他的敵手。強盜怨恨主人,人們嫉妒他的尊貴。

君子知道天下是蓋不住的,故處於天的後面、下面,使人羡慕。保持柔弱,保持低下,沒有人能跟他爭。人們都往那裏去,我獨守在這裏。

眾人迷惑盲從,我獨不從。我的內在的才能,我是知道的,不跟別人比較技藝的高低。我雖尊貴,人們不嫉妒我。那江河之所以能成為百谷的尊長,是因為它低下。天道沒有親疏,常常施福給善人。要警戒!要警戒!


誡 伯 禽

作者:周公(周)


【原文】

君子不施其親,不使大臣怨乎不以。故舊無大故則不棄也,無求備於一人。
君子力如牛,不與牛爭力;走如馬,不與馬爭走;智如士,不與士爭智。
德行廣大而守以恭者,榮;土地博裕而守以儉者,安;祿位尊盛而守以卑者,貴;人眾兵強而守以畏者,勝;聰明睿智而守以愚者,益;博文多記而守以淺者,廣。去矣,其毋以魯國驕士矣!

【譯文】

有德行的人不怠慢他的親戚,不讓大臣抱怨沒被任用。老臣故人沒有發生嚴重過失,就不要拋棄他。不要對某一人求全責備。
有德行的人即使力大如牛,也不會與牛競爭力的大小;即使飛跑如馬,也不會與馬競爭速度的快慢;即使智慧如士,也不會與士競爭智力高下。
德行廣大者以謙恭的態度自處,便會得到榮耀。土地廣闊富饒,用節儉的方式生活,便會永遠平安;官高位尊而用卑微的方式自律,你便更顯尊貴;兵多人眾而用畏怯的心理堅守,你就必然勝利;
聰明睿智而用愚陋的態度處世,你將獲益良多;博聞強記而用膚淺自謙,你將見識更廣。上任去吧,不要因為魯國的條件優越而對士驕傲啊!

選自《中國古代座右銘》

東方朔誡子書

作者:東方朔(漢)


【原文】

明者處事,莫尚於中,優哉游哉,與道相從。首陽為拙;柳惠為工。飽食安步,在仕代農。依隱玩世,詭時不逢。是故才盡者身危,好名者得華;有群者累生,孤貴者失和;遺餘者不匱,自盡者無多。聖人之道,一龍一蛇,形見神藏,與物變化,隨時之宜,無有常家。

【譯文】

明智的人,他的處世態度,沒有比合乎中道更可貴的了。看來從容自在,就自然合於中道。所以,像伯夷、叔齊這樣的君子雖然清高,卻顯得固執,拙於處世;而柳下惠正直敬事,不論治世亂世都不改常態,是最高明巧妙的人。衣食飽足,安然自得,以做官治事代替隱退耕作。
身在朝廷而恬淡謙退,過隱者般悠然的生活,雖不迎合時勢,卻也不會遭到禍害。道理何在呢?鋒芒畢露,會有危險;有好的名聲,便能得到華彩。得到眾望的,忙碌一生;自命清高的,失去人和。

凡事留有餘地的,不會匱乏;凡事窮盡的,立見衰竭。因此聖人處世的道理,行、藏、動、靜因時制宜,有時華彩四射,神明奧妙;有時緘默蟄伏,莫測高深。他能隨著萬物、時機的變化,用最合宜的處世之道,而不是固定不變,也絕不會拘泥不通。

九 誡

作者:嚴光(漢)


【原文】

嗜欲者,潰腹之患也;貨利者,喪身之仇也;嫉妒者,亡軀之害也;讒慝者,斷脛之兵也;謗毀者,雷霆之報也;殘酷者,絕世之殃也;陷害者,滅嗣之場也;博戲者,殫家之漸也,嗜酒者,窮餒之始也。

【譯文】

過多貪口福的慾望,是腐壞腸肚的禍患;貪財好利是喪身的仇敵;嫉妒是亡命的大害;惡言惡意是斷頸的兵器;誹謗詆毀他人會遭到雷電擊斃的報應;殘害酷虐是自絕後嗣的禍殃;陷害他人會斷子絕孫;賭博會逐漸使你傾家蕩產;嗜酒無度是窮困凍餒的開端。

女 誡

作者:班昭(漢)


【原文】

陰陽殊性,男女異行。陽以剛為德,陰能柔為用,男以彊為貴,女以弱為美,故鄙諺有雲:「生男如狼,猶恐其尪;生女如鼠,猶恐其虎。」然則修身莫若敬,避強莫若順。故曰敬順之道,婦人之大禮也。夫敬非他,持久之謂也;夫順非他,寬裕之謂也。持久者知止足也,寬裕者尚恭下也。夫婦之好,終身不離房室周旋,遂生褻瀆。

媟黷既生,語言過矣。言語既過,縱恣必作,則侮夫之心遂生矣,此由於不知止者也。夫事有曲直,言有是非,直者不能不爭,曲者不能不訟,訟爭既施,則有忿忿之事矣,此由於不尚恭下者也。侮夫不節,譴呵從之;忿怒不止,楚撻從之。夫為夫婦者,義以和親,恩以好合。楚撻之行,何義之有?譴呵既宣,何恩之有?恩義俱廢,夫婦離行。

【譯文】

陰和陽的特性各是不同的,男女的行為也應有別。陽性以剛強為品格,陰性以柔弱為表徵,男人以強健為高貴,女人以柔弱為美麗。所以諺語說:「生兒子像狼一樣,還怕他軟弱不剛;生女兒像老鼠一樣,還怕她像老虎一樣凶猛。」然而女人修行沒有比恭敬更重要的了,避免過於剛強沒有比柔順更重要的了。

所以說恭敬柔順是做女人的最大禮義了。恭敬不需要其他什麼,就是要能持之以恆;柔順不需要其他什麼,就是要寬恕裕如。
長久保持恭敬的人,知道適可而止,寬恕裕如的人,善於恭敬居下。

夫妻間過於親密,終生不分離,在室內周旋,這樣時間越長,容易產生輕慢褻狎。輕褻的事一經發生,話語就會超過一定分寸。話語過分了,放縱恣肆便會產生,這樣侮辱丈夫的想法就會滋生,這是因為不知道適可而止的緣故啊!事情有曲有直,言語有是有非,直的一方不可能不爭論,曲的一方不可能不辯駁,爭論辯駁一經產生,就會有憤怒情緒,這是因為不知道恭順地處於低下地位的緣故啊!

侮辱丈夫不加節制,便會緊接有譴責呵斥隨後,憤怒的情緒不停止,就會緊接有鞭打杖擊隨後。作為夫妻,本應以禮義相互親善和睦,以恩愛相互親密合作。鞭打杖擊,哪裏有什麼禮義存在?譴責呵斥,哪裏還有恩愛存在?禮義恩愛都沒有了,夫妻也就要離異了。

座右銘

作者:崔子玉(漢)


【原文】

無道人之短,無說己之長。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世譽不足慕,唯仁為紀綱。隱心而後動,謗議庸何傷?無使名過實,守愚聖所臧。在涅貴不緇,曖曖內含光。
柔弱生之徒,老氏誡剛強。行行鄙夫志 ,悠悠故難量。慎言節飲食,知足勝不祥。行之茍有恆,久久自芬芳。

【譯文】

不要津津樂道於人家的短處,不要誇耀自己的長處。施恩於人不要再想,接受別人的恩惠千萬不要忘記。世人的讚譽不值得羡慕,隻要把仁愛作為自己的行動准則就行了。
審度自己的心是否合乎仁而後行動,別人的誹謗議論對自己又有何妨害?不要使自己的名聲超過實際,守之以愚是聖人所讚賞的。

潔白的品質,即使遇到黑色的浸染也不改變顏色,才是寶貴的。表面上暗淡無光,而內在的東西蘊含著光芒。老子曾經告誡過:柔弱是有生命力的表現,而剛強和死亡接近。
庸鄙的人有剛強之志,時間久遠,他的禍更重。君子要慎言,節飲食,知足不辱,故能去除不祥。如果持久地實行它,久而久之,自會芳香四溢。


女 訓

作者:蔡邕(漢)


【原文】

心猶首面也,是以甚致飾焉。面一旦不修飾,則塵垢穢之;心一朝不思善,則邪惡入之。鹹知飾其面,不修其心。夫面之不飾,愚者謂之醜;心之不修,賢者謂之惡。愚者謂之醜猶可,賢者謂之惡,將何容焉?故覽照拭面,則思其心之潔也,傅脂則思其心之和也,加粉則思其心之鮮也,澤發則思其心之順也,用櫛則思其心之理也,立髻則思其心之正也,攝鬢則思其心之整也。

【譯文】

心就像頭和臉一樣,需要認真修飾。臉一天不修飾,就會讓塵垢弄臟;心一天不修善,就會竄入邪惡的念頭。人們都知道修飾自己的面孔,卻不知道修養自己的善心。臉面不修飾,愚人說他醜,心性不修煉,賢人說他惡;愚人說他醜,還可以接受,賢人說他惡,他哪裏還有容身之地呢?
所以你照鏡子的時候,就要想到心是否聖潔,抹香脂時,就要想想自己的心是否平和,搽粉時,就要考慮你的心是否鮮潔幹凈,潤澤頭髮時,就要考慮你的心是否安順,用梳子梳頭髮時,就要考慮你的心是否有條有理,輓髻時,就要想到心是否與髻一樣端正,束鬢時,就要考慮你的心是否與鬢髮一樣整齊。

誡 子

作者:諸葛亮(三國)


【原文】

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慆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歲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

【譯文】

作為一個君子,應該用寧靜專一來修養自己,用節險來涵養品德;
如果不恬淡寡欲,就不能有清明高尚的志向;如果不寧靜謙虛,就不能夠窮極遠大。為學一定要寧靜致志,除了有天生的稟賦之外,還必須努力學習。

因此,不努力學習無法增廣才智,不立志無法成就所學。
人若是怠惰了,就不能奮勉精進;若是凶險急躁,就不能化惡向善、成就德行。年華隨時光消逝,上進的意志也隨著時光遠去,終至一無所成,很可悲地守著敝陋的屋捨,那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戒 子

作者:薛瑄(明)


【原文】

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倫理而已。何為倫?父子、君臣、夫婦、長幼、朋友,五者之倫序是也。何為理?即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五者之天理是也。於倫理明而且盡,始得稱為人之名,苟倫理一失,雖具人之形,其實與禽獸何異哉!
蓋禽獸所知者,不過渴飲飢食、雌雄牝牡之欲而已,其於倫理,則愚然無知也。故其於飲食雌雄牝牡之欲既足,則飛鳴躑躅,群游旅宿,一無所為。

若人但知飲食男女之欲,而不能盡父子、君臣、夫婦、長幼、朋友之倫理,即暖衣飽食,終日嬉戲游蕩,與禽獸無別矣!
聖賢憂人之婚姻於禽獸也如此,其得位者,則修道立教,使天下後世之人,皆盡此倫理;其不得位者,則著書垂訓,亦欲天下後世之人,皆盡此倫理。是則聖賢窮達雖異,而君師萬世之心則一而已。

汝曹既得天地之理氣凝合,祖父之一氣流傳,生而為人矣,其可不思所以盡其人道乎!欲盡人道,必當於聖賢修道之教,垂世之典-若小學,若四書,若六經之類,誦讀之,講習之,思索之,體認之,反求諸日用人倫之間。

聖賢所謂父子當親,吾則於父子求所以盡其親;聖賢所謂君臣當義,吾則於君臣求所以盡其義;聖賢所謂夫婦有別,吾則於夫婦思所以有其別;聖賢所謂長幼有序,吾則於長幼思所以有其序;聖賢所謂朋友有信,吾則於朋友思所以有其信。
於此五者,無一而不致其精微曲折之詳,則日用身心,自不外乎倫理,庶幾稱其人之名,得免流於禽獸之域矣!

其或飽暖終日,無所用心,縱其耳目口鼻之欲,肆其四體百骸之安,耽嗜於非禮之聲色臭味,淪溺於非禮之私欲宴安。身雖有人之形,行實禽獸之行。仰貽天地凝形賦理之羞,俯為父母流傳一氣之玷。將何以自立於世哉!汝曹勉之敬之!竭其心力,以全倫理,乃吾之至望也。

【譯文】

人和禽獸不同之處,隻有人倫道德之理而已。什麼是倫?就是父子、君臣、夫婦長幼、朋友,這五種人倫次序啊!什麼是理?就是父子之間有親愛的感情,君臣之間有相敬的禮義,夫婦之間有內外的分別,長幼之間有尊卑的次序,朋友之間有誠信的友誼,這五種是天理啊!能夠明白倫理而且完全做到了,才可稱為人。如果行為喪失倫理,縱然具有人的形體,事實上,和禽獸有什麼不同呢?
大抵禽獸所知道的,隻是渴了要喝,餓了要吃,以及雌雄陰陽本性上的色欲罷了,對於倫理,則愚昧不知。
所以它們在飲食、色欲滿足之後,就飛翔、鳴叫、踱步俳徊,成群結伴游驅棲息,一點事也不做。

而如果身為人隻知道飲食及男女的慾望,卻不能做到父子、君臣、夫婦、長幼、朋友的人倫道德之理,在穿暖吃飽之後,就整日玩樂游逛,那和禽獸就沒有什麼分別人。

聖賢憂慮人們會陷溺如禽獸那樣,於是當政在位的凡修習學藝道術,以施行教化,使天下後代的人,都做到倫理;那些沒有當政在位的,就著述立言,垂教於世,以希望後世的為人,都做到倫理。因此聖賢際遇上雖然有窮困或顯達的不同,但是他們教化撫育萬世萬代人民的心,則是一樣的。

你們既然得到天地理氣的凝聚,以及父、祖一脈血氣、形體的遣傳,而生為人了,能不想想如何實踐做人的道理嗎?想要實踐做人的道理,就一定要對聖賢修道教化的典範,和留傳後代的典籍-像研究文字形、音、義的學問,像《論語》、《孟子》、《大學》、《中庸》四書,像《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之類的典籍,誦讀它、研究它、思索它、體認它,並且要求實踐在日常生活及人與人的和睦相處之間。

聖賢所說父子之間應當親愛,我就在父子之間,力求做到親愛;聖賢所說君臣之間應當有禮義,我就在君臣之間力求做到禮義;聖賢所說夫婦之間應有內外的分別,我就在夫婦間盡力做到內外有別;聖賢所說長幼間應有尊卑的次序,我就在長幼間力求做到有尊卑大小的次序;聖賢所說朋友要有誠信的交誼,我就在朋友間的交往上力求做到有誠信。

對於這五種,沒有一樣不竭盡心力要做到妥帖精當,於是日常生活、身心內外,自然就不離人倫道德之理,這樣或許可稱為人,至少能夠免於淪為禽獸的境地了。

至於有些人每日吃飽穿暖了,卻不用心思索,隻是放縱耳目口鼻的慾望,儘量追求身體的安逸享樂,沉迷於不合禮義的聲色氣味,陷溺於不合禮義的私欲之中。他們身體雖然具有人的外形,行為實際是禽獸的表現。
向上愧對天地造化你,使天地羞辱,向下使父母為生育你而蒙恥。將用什麼來安身立足於世上呢?你們要勉勵謹慎呀!要竭盡心力,來做到人倫道德之理,這是我最深切的期望哪!





誡 子

作者:姚信(三國)


【原文】

古人行善者:非名之務,非人之為;心自甘之,以為己度;阨易不虧,始終如一;進合神契,退同人道。故神明佑之,眾人尊之,而聲名自顯,榮祿自至,其勢然也。
又有內折外同,吐實懷詐;見賢而暫自新,退居則縱所欲;聞譽則驚自飾,見尤則棄善端。凡失名位,恆多怨而害善。
怨一人則眾人疾之,害一害則眾人怨之。雖欲陷入而進,已不可得也,衹所以自毀耳。顧真偽不可掩,褒貶不可妄─捨偽從善,遺己察人,可以通矣;捨己就人,去否適泰可以弘矣。
貴賤無常,唯人所速。苟善,則匹夫之子可至王公;苟不善,則王公之子反為凡庶。可不勉哉!


【譯文】

古代的人之所以行善,並不是為了謀求好的名聲,也不是為了迎合別人,而是發自內心的意願,認為這是自己做人的本分。因此,無論處境困阨或通達,都不會減損自己的德行,自始至終都是一樣。

向前合乎神意,退後合乎人道。所以神明保佑他,眾人尊敬他,他的名聲自然顯揚,光榮利祿自然來到,這是情勢必然會如此的啊!
又有一些人外表迎合世俗,卻內藏心機;談吐聽似忠厚,其實心懷詭詐。聽到人家對他的讚美,就十分驚喜而且更加自我矯飾;一旦被人怨責了,就立即喪失行善的心

一旦失去好名聲或地位時,就往往多有所怨恨而陷害好人。但是他責怪一個人,眾人就厭惡他;他陷害一個善人,眾人就怨恨他。這時,即使他想陷害別人而求取晉升,也不可能,隻不過敗壞自己罷了。而真與假是無法掩飾的,褒揚及貶斥也是不能任意扭曲的。

若能捨棄虛飾做作,遵循善道,拋卻主觀專斷,多觀察別人的長處,就可以通達,無所蒙蔽;若能夠去除專斷及私心,多方為他人設想,遠離滯礙凶邪,通往安泰吉祥,就可以恢弘廣大了。
人地位高低,不是固定不變的,都是自己招致的。
如果行善,那麼平民的兒子,也可以做到王公的地位;如果不行善,即使是王公的兒子,也會成為平民。能不勉勵自己行善嗎?

座 右 銘

作者:卞蘭(三國)


【原文】

重階連棟,必濁汝真。金寶滿室,將亂汝神。厚味來殃,艷色危身。求高反墜,務厚更貧。閉情塞欲,老氏所珍。周廟之銘,仲尼是遵。審慎汝口,戒無失人。從容順時,和光同塵。無謂冥漠,人不汝聞。無謂幽窈,處獨若群。不為福先,不與禍鄰。守玄執素,無亂大倫。常若臨深,終始為純。


【譯文】

房屋高大眾多,必定弄濁了你的純真。金子和寶貝滿堂,將會弄亂你的精神。
美味帶來災禍,美女將使你身危。
想要高爬反而墜落下來,想要發財結果卻更貧窮。控制感情,堵塞慾望,是老子所珍重的。周廟裏的銘文,為孔子所遵守。你的口一定要謹慎,不違逆當時的社會,把光榮和塵濁同樣看待。
不要說人處於靜寂之中,人家就不知道你。

不要說你處於暗室,就可胡作非為。應該把獨處與同人群共處一樣看待。
見著幸福,不要搶先去取得,這樣就不會與禍患為鄰。保持清虛玄靜和質樸的本色,不要違反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根本准則。經常像面臨深淵那樣戒慎恐懼,始終如一地保持自己的純真。


座 右 銘

作者:陳予昂(唐)


【原文】

事父盡孝敬,事君貴端貞。兄弟敦和睦,朋友篤信誠。從官重公慎,立身貴廉明。待幹慕謙讓,蒞民尚寬平。理訟惟正直,察獄必審情。謗議不足怨,寵辱詎須驚。處滿常憚溢,居高本慮傾。詩禮固可學,鄭衛不足聽。幸能修實操,何俟釣虛聲。白珪玷可滅,黃金諾不輕。秦穆飲盜馬,楚客報絕纓。言行既無擇,存歿自揚名。


【譯文】

侍奉父母要盡力孝敬,事奉國君貴在正直忠貞。兄弟之間要崇尚和睦,朋友之間要註重誠信。當官要註重公正慎重,立身貴在廉明。待士要追求謙讓,臨民崇尚寬大平和。
處理獄訟要正直,審察案件必鬚根據實情。

對於別人的誹謗議論不值得怨恨,對待自身的寵辱要無動於衷。裝滿了液體的器皿,會經常擔心流出來,站在高處本來就要憂慮跌倒掉下來。

詩禮固然可以學習,鄭衛之音不要聽。
幸而能夠修養自己真實的操守,不必去沽名釣譽。白玉上的斑點可以磨滅,對自己的諾言要一諾千金。要像秦穆王對待盜殺自己馬匹的人那樣溫和,要像楚莊王對待調戲自己愛姬的人那樣寬厚。言行都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無論生死都可揚名。


訓 子 孫

作者:司馬光(宋)


【原文】

有德者皆由儉來也,儉則寡欲,君子寡欲則不役於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而能謹身節用,遠罪豐家。故曰:儉,德之共。侈則多欲,君子多欲則貪慕富貴,枉道速禍;小人多欲則多求妄用,敗家喪身,是以居官必賄,居鄉必盜。故曰:侈,惡之大也。

為人父祖者,莫不思利其後世,然果能利之者鮮矣。
何以言之?今之為後世謀者,不過廣營生計以遣之,田疇連阡陌,邸肆跨坊曲,粟麥盈囷倉,金帛充篋笥,慊慊然求之尤未足,施施然自以為子子孫孫累世用之莫能盡也。

然不知以義方訓其子,以禮法齊其家,自於十數年中,勤身苦體以聚之,而子孫以歲時之間,奢蘼游蕩以散之,反笑其祖考之愚,不知自娛,又怨其吝嗇無恩於我而厲之也。

夫生生之資,固人所不能無,然勿求多餘,多餘希不為累矣。使其子孫果賢耶,豈疏糲布褐不能自營,死於道路乎?其不賢也。雖積金滿堂室,又奚益哉?故多藏以遺子孫者,吾見其愚之甚。然則聖賢不預子孫之匱乏耶?何為其然也,昔者聖賢遺子孫以廉以儉。


【譯文】

有德行的人都是從儉樸中培養出來的。儉樸就會減少慾望,君子少欲就不會被外物役使,就可以正道直行;小人少欲就能自謹其身,節約費用,遠離罪過,使家庭豐裕。所以說:儉和德同時並存。

奢侈就會有過多的欲求,君子欲求過多就會貪圖富貴,亂道招禍;小人欲求過多就會貪求浪費,使家庭破敗,便自身喪命,這樣他們做官必然接受賄賂,住在鄉野必然成為盜賊,所以說:奢侈是最大的罪惡。

做長輩的沒有不想為後代謀福利的。但是真正能給後代帶來福利的實在太少,為什麼這樣說呢?今天為後代謀福利的人,隻不過廣泛地經營生計來留給後代,他們已經有田地阡陌相連了,有住宅商店橫跨街坊,有滿倉的粟麥,有滿箱的金銀布匹,心裏還是感到不滿足,不肯停止營求,喜悅自得地認為這些財物子子孫孫累世都用不完了,但他們不知道用仁義方正的品行去教誨子女,用禮儀法則來治理家庭。

這樣自己通過十幾年勤勞幸苦聚積得來的財富,子孫卻會在一年的時間內奢侈淫靡、游樂放蕩而把它們用光,還反過來嘲笑祖先們的愚蠢,說他們不知道自己娛樂,又怨恨祖先原先過於吝嗇,對他們不恩寵,過於嚴厲。

人所賴以生存的生活資料固然不可缺少,但不要追求過多,過多就會成為牽累。
假如他的子孫真的賢能,難道粗糧粗布者不能自己經營生計卻因飢寒死於道路嗎?假如他的子孫不賢能,即使積累了滿屋黃金,又有什麼好處呢?所以儲藏過多財物而留給子孫的人,我覺得他太愚蠢了。那麼,難道聖人就不管子孫的貧困了嗎?我要說:過去那些聖賢留給子孫的是廉潔、儉樸的優良品德。

家 訓

作者:江端友(宋)


【原文】

凡飲食知所從來,五谷則人牛稼穡之艱難,天地風雨之順成,變生作熟,皆不容易。肉味則殺生斷命,其苦難言,思之令人自不欲食,況過擇好惡,又生嗔恚乎?一飽之後,八珍草萊,同為臭腐,隨家豐儉,得以充飢,便自足矣。


門外窮人無數,有盡力辛勤而不得一飽者,有終日飢而不能得食者,吾無功坐食,安可更有所擇。若能如此,不惟少欲易足,亦進學之一助也。

吾嘗謂欲學道當以攻苦食淡為先,人生直得上壽,亦無幾何,況逘巡之間,便乃隔世,不以此時學道,復性反本,而區區惟事口腹,豢養此身,可謂虛作一世人也。

食已無事,經史文典慢讀一二篇,皆有益於人,勝別用心也。
與人交游,宜擇端雅之士,若雜交終必有悔,且久而與之俱化,終身欲為善士,不可得矣。談議勿深及他人是非,相與意了,知其為是為非而已。棋弈雅戲,猶曰無妨,毋及婦人,嬉笑無節,敗人志意,此最不可也。既不自重,必為有識所輕,人而為人,所輕無不自取之也,汝等志之。



【譯文】

大凡人在飲食時知道物的由來,五谷食物是農人經過播種收穫的艱難過程,在天地間風調雨順時才長成的,再把生的做成熟的,這些都是不容易的。

肉食美味則是殺牲斷命而來,那苦難是難以言表,想起來真使人不忍心食用,又何況選擇好壞,產生厭嫌之情?人在一頓飯吃飽之後,不管是八珍美味,還是雜生叢草,都視為臭腐之物。因而,任隨家庭多豐厚,也需節儉,口要能塞飽肚子,就自足了。

要知道門外有無數的人,有盡力辛勤勞苦而不能得到一頓飽飯的人,有整天飢餓而不能得到食物的人,我無功而坐享食物,豈能更有什麼選擇!如果能這樣,不僅少欲而易於滿足,也可算是對進學的一大幫助。

我曾經說想學道應當以刻苦淡食為先,人生直接可得上壽的,也沒有多少,況且須臾之間,便就離開人世,因而不以此時學道、恢復本性,返歸其本,而隻知滿足腹之欲,養肥這一軀體,這真可謂白做了一世人。吃罷飯無事,經史文典隨意讀上一二篇,對人都是有益的,這勝過把心思用到別處。

和人交流,應該選擇端正高雅之士,如果泛交終會後悔,況且長時間和那些人在一起,受他們影響,終身想做賢人,也是不可能的。

談論別人,不要深及人家的是非,應該想想,知道人家誰是誰非即可。玩棋是高雅之戲,可以說玩玩無妨,不要和女人嬉笑無節制,以敗損自己的意志,這是最不可以做的。既然自己不自重,必然被有識之士所輕視。人,作為人,所有的被人輕視無不是自取的,你們可要記住這點啊!

省 心 雜 言

作者:李邦獻(宋)


【原文】

簡言擇交,可以無悔吝,可以免憂辱。無暇之玉可以為國器,孝悌之子可以為家瑞。為政之要,曰公與勤。成家之道,曰儉與清。聞善言則拜,告有過則喜,非聖賢不能。寶貨用之有盡,忠孝享之無窮。和以處眾,寬以接下,恕己待人,君子人也。

坐密室如通衢,馭寸心如六馬,可以免過。讒言巧,侫言甘,忠言直,信言寡。多言則背道,多欲則傷生。語人之短不曰直,濟人之惡不曰義。


【譯文】

做到少說話、慎重地交朋友,可以避免懊悔和憂煩屈辱。
無暇的玉石可作國寶,孝敬父母,友愛兄弟的兒子是家中的吉祥。治理國家的關鍵在於勤政無私,成家立業的關鍵在於節儉清和。

聽到別人的讚揚能謙虛,聽到批評心裏感覺高興,除了有道德的人,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財寶有用盡的時候,忠孝才是享用不盡的。

與人和睦相處,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這才是君子行為。
心胸寬廣,大公無私,可以避免過失。讒言說得乖巧,諂媚的話甜蜜,忠誠的話直率,真心誠意的話不羅索。話多了有失,慾望多了容易傷生。揭別人短處不是直率,幫助人做惡不是義氣。



官 箴

作者:呂本中(宋)


【原文】

當官之法,唯有三事,曰清、曰慎、曰勤。知此三者,可以保祿位,可以遠恥辱,可以得上之知,可以得下之援。

然世之仁者,臨財當事,不能自克,常自以為不必敗;持不必敗之意,則無所不為矣。然事常至於敗而不能自已。故設心處事,戒之在初,不可不察。借使役用權智,百端補治,幸而得免,所損已多,不若初不為之為愈也。

司馬子徽《坐忘論》雲:「與其巧持於末,孰若拙戒於初?」此天下之要言。當官處事之大法,用力簡而見功多,無如此言者。


人能思之,豈復有悔吝耶?
事君如事親,事官長如事兄,與同僚如家人,待群吏如奴僕,愛百姓如妻子,處官事如家事,然後為能盡吾之心。如有毫末不至,皆吾心有所未盡也。故,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事兄悌,故順可移於長;居家理,故治可移於官。豈有二理哉?
當官處事,常思有以及人。如科率之行,既不能免,便就其間求其所以使民省力,不使重為民害,其益多矣。

【譯文】

當官的法則不過如下三點:清廉、謹慎、勤勉。知道了這三要素,就知道怎樣持身立世。但世上當官之人,面對錢財,處理事務時,不能自我克制,常常自以為不一定敗露出來。

存這種僥倖念頭,就會什麼事也敢去做。然而雖常常做事失敗,卻無法控制自己不去做。因此明正心志,處理事務,從一開始就要自勵自警,這是不能不註意的。

如不是這樣,而是耍弄權術智謀,千方百計補漏救拙,雖僥倖免於災難,損失卻很大。不如自始即不為之,也就無須補救了。

唐人司馬承禎先生在《坐忘論》中說:「與其在最後弄巧補救,不如當初老實守規。」這是當官者處理事務的基本法則。費力少而見功多,沒有比說這句話更精彩的人了。人能臨事而深思熟慮,就不會事後後悔不迭了。

侍奉君王如服侍父親,侍奉長官如聽命兄長;對待同事要像對待親人一樣和善,對待下級要像對待官僕一般友好;對待平民百姓要像對待妻子一般相愛;處理官場事務要如料理家事一樣;這樣,才能盡我的心力。

隻要有絲毫不足,就是我沒有全力以赴,一心一意。所以,侍奉父母孝順,就能對君王盡忠;對待兄長恭敬,就能對長官服從;治理家庭有方,就能勝任官職

。家事、政事、不是同一道理麼?
當官做事,要推已及人,常替別人著想。如徵收稅賦之類事項,既然必須照章辦事,不能避免,在具體執行時,就要盡力減輕人民負擔,不要讓其成為人民的災難。這樣所得益處是很多的。


敬 恕 齋 銘

作者:朱熹(宋)


【原文】

出門如賓,承事如祭。以是存之,敢有失墜,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以是行之,與物皆春。胡世之人,恣己窮物。惟我所叟,謂彼奚恤。孰能歹是,斂焉厥躬。於牆於羹,仲尼子弓。內順於家,外同於邦。無小無大,罔時怨恫。為仁之功,曰此其極,敬哉恕哉,永永無斁。


【譯文】

出門如恭恭謹謹的賓客,辦事如認認真真的祭祀。
用這樣的態度來對待,怎麼會有什麼失誤?自己所不喜歡的,就不要強加給他人。用這樣的准則行為處事,待人及物都溫暖如春。

為何世間的人,放縱自己而困於物欲?隻有像我這樣的老人,才有這樣一種憂慮。什麼是壞事,什麼是好事,都要自行收斂,親身實行。

或居牆下,或食菜羹,都要像仲尼子弓那樣如祭如賓。
對內能使家庭和睦,對外能使邦國太平。
無論是小事還是大事,都沒有什麼怨恨哀傷。為仁之道的功德,這就達到了它的極至。誠敬啊,忠恕啊,永遠不能厭棄。


西 山 政 訓

作者:真德秀(宋)


【原文】

某願與同僚各以四事自勉,而為民去其十害。何謂四事?曰:
律已以嚴:凡名士大夫者,萬分廉潔,止是小善一點,貪污便為大惡不廉之吏。如蒙不潔,雖有它美,莫能自贖,故此為四事之首。
撫民以仁:為政者,常體天地生萬物之心,與父母保赤子之心。有一毫之慘刻,非仁也;有一毫之忿疾,亦非仁也。


存心以公:傳曰:「公生明。」私意一萌,則是非易位,欲事之當,理不可得。
蒞事以勤是也:當官者一日不勤,下必有受其弊者。古之聖賢,猶且日昃不食,坐以待旦,況其餘乎?今之世有勤於吏事者,反以鄙俗目之,而詩酒游宴,則謂之風流嫺雅,此政之所以多疵,民之所以受害也。不可不戒!何謂十害?

曰:
斷獄不公:獄者民之大命,豈可少有私曲?
聽訟不審:訟有實有虛,聽之不審,則實者反虛,虛者反實矣,其可苟哉?
淹延囚系:一夫在囚,舉室廢興;囹圄之苦,度日如歲,其可淹久乎?
慘酷用刑:刑者不獲已而用。人之體膚,即己之體膚也,何忍以慘酷加之乎?今為吏者,好以喜怒用刑,甚者或以關節用刑,殊不思刑者國之典,所以代天糾罪,豈官吏逞忿行私者乎?不可不戒!
氾濫追呼:一夫被追,舉室皇擾,有持引之需,有出官之費,貧者不免舉債,甚者至於破家,其可氾濫乎?
招引告訐:告訐乃敗俗亂化之原,有犯者自當痛治,何可勾引?今官司有受人實封狀與出榜召人告首,陰私罪犯,皆系非法,不可為也。

重疊催稅:稅出於田,一歲一收,可使一歲至再稅乎?有稅而不輸,此民戶之罪也,輸已而復責以輸,是誰之罪乎?
科罰取財:民間自二稅合輸之外,一毫不當妄取。今縣道有科罰之政,與夫非法科斂者,皆民之深害也,不可不革。
縱吏下鄉:鄉村小民,畏吏如虎,縱吏下鄉,猶縱虎出柙也。弓手士兵,尤當禁戢,自非捕盜,皆不可差出。
低價買物是也:物同則價同,豈有公私之異?今州縣有所謂市令司者,又有所謂行戶者,每官司敷買視市,直率減十之二三,或即不還,甚至白著,民戶何以堪此?

某之區區,其於四事,敢不加勉。同僚之賢,固有不俟丁寧而素知自勉者矣,然亦豈無當勉而未能者乎?《傳》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又曰:「誰謂德難厲其庶,而賢不肖之分,在乎勉與不勉而已。」
異時舉刺之行,當以是為准。至若十害,有無所未詳知,萬一有之,當如拯溺救焚,不俟終日,毋狃於因循之習,毋牽於利害之私,或事關州郡,當見告而商榷焉,必期於去民之瘼而後已。


此又某之所望於同僚者。抑又有欲言者矣。夫州之與縣,本同一家,長吏僚屬,亦均一體。若長吏偃然自尊,不以情通於下,僚屬退然自默,不以情達於上,則上下痞塞,是非莫聞,政疵民隱,何從而理乎?

【譯文】

我願意和同事們各自用四件事來勉勵自己,同時又為百姓剷除十種禍害。四件事指什麼?那就是:
要用廉潔來約束自己。凡是你做士大夫的,非常廉潔,還隻不過是一點小優點。而如果貪污,便更是最壞的不廉潔的官吏。如果蒙受了不廉潔的名聲,即使有其他的優點,也不能贖掉自己的罪過。所以我把這放在四件事的首位。


要用仁愛來安撫百姓。從事政治的人,應當體察天地使萬物生長的用心,以及父母養育幼兒的用心。隻要有一點點兒狠毒,就不叫仁愛。有一點點兒憤激,也不是仁愛。
要用公心來要求自己。《左傳》上說:「公心能使自己明智。」私心一旦產生,正確與錯誤就會掉換位置,混淆不分。再想做事情符合道理,就不可能了。


處理政事要勤快盡力。當官的人一天不勤勉,不面就一定有因此而受到損害的老百姓。古代的聖賢之人,尚且太陽不西斜顧不上吃飯,坐著等待天亮好去辦公,更何況其他的人呢?現在社會上工作勤懇的官吏們,反被人們看成是鄙陋庸俗的人,而那些整天做詩喝酒、到處游玩吃喝的人,卻被叫做風流雅致。這就是政治為什麼有很多缺漏、百姓為什麼受到損害的原因。不能不以此為戒。

十種禍害是什麼?那就是:

審理官司不公平。官司是關係老百姓生命的大事,哪能有一點私心雜念摻和在裏面呢?
傾聽訴訟不能明察。訴訟有真話有假話。聽取別人的訴訟而不能正確判斷,那麼實話反被當成假話,假話反被當成真話。怎麼能馬馬虎虎不認真呢?
拖延審理囚犯的時間。

一個人關在牢中,全家人都幹不成什麼事。關在監獄裏面受的苦,使得過一天也像過了一年似的,哪能夠拖延時間呢?
使用很殘酷的刑罰。刑罰是不得已才使用的。別人的肌膚,就是自己的肌膚。怎麼能忍心用酷刑來懲治別人呢?今天當官吏的,喜歡根據自己的高興與不高興來使用刑罰,更嚴重的還根據別人的旨意使用刑罰。


這也是不想一想刑罰是國家的法律,是代替天來糾正罪過的。哪裏是官吏發洩憤怒、施行私心的工具呢?不能不以此為戒。
抓捕人抓得太多。一人被抓起來,全家都被攪擾得惶惶不安。貧窮的人家免不了四處借錢,更厲害的則是到了家庭破滅的程度。能夠抓人抓得太多嗎?
誘使人去誣諂告發別人。誣諂告發是導致風俗敗亂的原由。犯了罪的人自然應當嚴厲懲處,怎麼能夠去誘使人呢?


反復催促納稅。稅是從田地中生出來的,一年隻有一次收成,可以在一年中收兩次稅嗎?該交稅而不交,這是老百姓的不對。交過稅了還要他們交,這又是誰的過錯呢?
非法徵稅,聚斂錢財。民間除了兩種稅應當交納之外,其他一點也不應妄自徵收。
現在州縣為政徵罰百姓納稅,這與非法收取財物,都是老百姓深重的災難。不能不改掉它。
放縱官吏到鄉下去。
鄉村的老百姓們,害怕官吏就像害怕老虎。放縱官吏到鄉下去,就像放縱老虎出籠子之外。弓箭手和士兵們,更應當禁止他們攜帶武器外出。
如果不是追捕盜寇,都不能放他們出去。
用很低的價格購買物品。物品相同,價格也就應該相同,哪能因官府或私人買就不同的呢?現在州縣有所謂專管買物品的部門,買東西與市價比較,竟減少十分之二三,或者不馬上付錢,甚至還有白拿的。


老百姓哪裏經受得住這些呢?
我是微不足道的,對於上面說的四件事,敢不努力去做嗎?同事們是很好的,固然有不等去叮嚀囑咐歷來知道自己努力的,但是哪裏會沒有應當努力而未能這樣做的人呢?
《左傳》上說:「有了錯誤而不去加以改正,這就叫做有錯誤了。」好與不好的區別,就在於努力和不努力而已。至於十種禍害,有沒有還不能詳細地知道。萬一有,就應當像去救掉進水裏或失火的人一樣,不能等哪怕一天才去做。
不要因為習慣勢力而不去改正,不要考慮自己一人的利害關係而不去改正,也不要因為事情關係到州郡的大官,便去告訴他們,與他們商量,而不去改正。
隻要一心想著去掉百姓的疾苦,這就行了。這又是我希望同事們能夠做到的。
但我還有要說的話。州與縣,本來就和一家一樣。長官與手下人,也都是一回事。如果長官得意洋洋,自高自大,不將情況通報給下面;手下人畏縮不前,默不作聲,不將情況彙報給上面。那就上下閉塞,是對是錯都無法知道。政事的毛病,百姓的疾苦,怎麼能治理得好呢?


座 右 銘

作者:孫作(明)


【原文】

多言,欺之蔽也;多思,欲之累也。潛靜以養其心,強毅以篤其志。去惡於人所不知之時,誠善於己所獨知之地。毋賤彼以貴我,毋重物以輕身。毋徇俗以移其守,毋矯偽以喪其真。能忍所不能忍則勝物,能容所不能容則過人。極高明以游聖賢之域,全淳德而為太上之民。

【譯文】

多言,是因有欺人的毛病,多思,是受慾望的連累。要用深沉安靜來保養自己的心,要用堅強剛毅來使志向專一。在人們所不知道的時候去惡,在自己獨自知道的地方真心實意做善事。
不要輕視別人而尊重自己,不要重視外物而輕視自身的本真。不要曲從流俗而改變自己的操守,不要矯揉造作而喪失自己的純真。能忍受別人所不能忍受的則勝過別人,能容納別人所不能容納的則超過別人。達到高明的境界而成為聖賢,保全自己淳樸的美德而成為太古的百姓。

幼儀雜箴◎惡

作者:方孝儒(明)


【原文】

見人不善,莫不知惡。己有不善,安之不顧。人之惡惡,心與汝同。汝惡不改,人寧汝容?惡己所可惡,德乃日新。己無不善,斯能惡人。


【譯文】

看到人不好的地方,都知道厭惡,自己有不好的地方,怎能不改正呢?人們討厭不好的東西,心情都是一樣的。你有惡行不改,人怎能容你。厭惡自己身上的不良習慣與品性,德性才能一天比一天完善。自己沒有不好的行為,才可以痛恨別人的壞行為。

選自《中國古代座右銘》轉載

========


➽慎言箴言





言行,立身之基也。
一言興邦,一言喪邦,言語不可不慎也。
開口動舌無益於人,戒之莫言;舉心動念無益於人,戒之莫起;舉足動步
無益於人,戒之莫行。
謹言為修行之要。
高行,慎言,可以防身。
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
多門之室生風,多言之人生禍。
開口譏誚人,是輕薄第一件,不惟喪德,亦足喪身。
悠悠之談,宜絕智者之口。
寡言語以養氣,寡思慮以養神,寡嗜欲以養精。
不可乘興而輕諾,不可因醉而生瞋,不可乘快而多事,不可因倦而鮮終。
口開神氣散,舌動是非生。
君子不唱流言,流言止於智者。
要講別人之前,先和這個(指心)商量一下。
寡言擇交,可以免憂患,可以無悔尤。
事到快意時須轉,言到快意時須住。
上士閉心,中士閉口,下士閉門。
人家是說了再做,我卻是做了再說。人家是說了也不一定做,我卻是做了
也不一定說。
吶吶寡言者未必愚,喋喋不休者未必智。
大辯若訥,大巧若拙,大勇若怯,大智若愚,吾師乎。
口是傷人斧,舌是割心刀,閉口深藏舌,安身處處牢。
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
刀瘡易好,惡語難消。
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
迷而知返,得道不遠。
見己不是,萬善之門;見人不是,諸惡之根。
常見自己過,與道即相當。
真認自己錯,莫論他人非,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
學者事事要自責,慎勿責人。人不可我意,自是我無量;我不可人意,自
是我無能,時時自反,才德無不進之理。
責人時需想著:「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律己時需想著:「細行不矜,
終累大德。」
持己,當從無過中求有過;待人,當從有過中求無過。
夫責己者,兼可以成人之善;專責人者,適以長己之惡。
吾輩終日不長進處,隻是「怨」「尤」兩字,全不反躬自問。真正學問,
常是自責自省。
躬自厚而薄責於人,時時檢點自己且不暇,豈有功夫去檢點別人。
愛人而人不愛,敬人而人不敬,君子必自反也。愛人而人即愛,敬人而人
即敬,君子益加謹矣。
天天要檢查自己的不是,從內心約束、克制自己的私心雜念。倘使一天沒
有認識到自己的缺點和錯誤,那就是一天安於自是;一天無過可改,就是
一天沒有進步。
常看得自家未必是,他人未必非,便有長進;再看得他人皆有可取,吾身
隻是過多,更有長進。
——節選自《修心進德嘉言集》


(1)

一切從現實出發,是成功的第一步。
智者順時而謀,愚者逆理而動。
處事不必與俗同,亦不宜與俗異;做事不必令人喜,亦不可令人憎。
知行知止唯賢者,能屈能伸是丈夫。
言行相顧,心跡相符,始終不二,幽明無間。易世俗所難,緩時流之急,
置身於千古聖賢之列,不屑為隨波逐流之人。
挫折自己的銳氣,化解自己的忿怒,收斂自己的智慧光芒,不使自己顯得
太特殊,即所謂和光同塵,韜光養德。
待人處世的態度不可太輕率,否則將為事物所困擾,而無法修養自己的身
心,但也不能太過份慎重,以致為外物所拘泥,而失去灑脫自在的氣度。
君子不蔽人之美,不成人之惡。
是非窩裏,人用口我用耳;熱鬧場中,人向前我落後。
君子不妄語。
當一個人遭受挫折,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時,很容易灰心喪氣,因此要設
法恢復當初的信念,立下貫徹到底的決心。相對的,當一個人功成名就時,
很容易躊躇滿志,而招來意想不到的禍患,所以應該急流勇退,以為全身
之道。
拙字可以寡過,緩字可以免悔,退字可以遠禍,苟字可以養福,靜字可以
益壽。
節欲戒瞋,是保身法;收斂安靜,是治家法;隨順自然,是省事法;行善
修心,是出世法。守此四法,結局通達。
接人要和中有介,處事要精中有果,認理要正中有通。
閑時要有吃緊的心思,忙時要有悠閒的趣味,這是超越環境的限制。
小人固當遠之,然也不可顯為仇敵。君子固當親之,然也不可曲為附和。
擇善人而交,擇善書而讀,擇善言而聽,擇善行而從,是初學切要功夫。
與世人酬酌,唯以忠恕為懷,則一切時,一切處,惡念自無從而起。
平生無一事可瞞人,此是大快。
勿吐無益身心之語,勿為無益身心之事,勿近無益身心之人,勿入無益身
心之境,勿展無益身心之書。
態度鮮明,以理服人,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不卑不亢,儀容固宜有度;謙虛恭讓,語言尤貴有章。
為人骨宜剛,氣宜柔,志宜大,膽宜小,心宜虛,言宜實,慧宜增,福宜
惜,慮宜遠。
精明也要十分,隻須藏在渾厚裏作用。古今得禍精明人十居其九,未有渾
厚而得禍者。今人惟恐精明不至,乃所以為愚。
要養成敦厚正直的品格。敦厚故,隱惡揚善處處替人著想;正直故,急公
好義,言所當言。
一個人假使擁有完名美節,就容易招致他人的嫉妒與譭謗。因此,要多多
少少分些給別人,以免自身遭到危害。同樣的,惡劣的名聲,也不能全往
旁人身上推,自己好歹要分擔一些,能抱著這樣的處世態度,才可以修心
養性。
——節選自《修心進德嘉言集》

為人與處世箴言

(2)

爭利起於人各有欲,爭言起於人各有見,如能淡泊自處,以知能讓人,胸
中有無限快活處。
勿尋人小過而必究,勿乘人患難而相攻。
對情感較薄的人要寬厚,對情感太超過的人要方正,好比水太熱要加點冷
水,水冷了要加點熱水。人既不能離群獨居,處世就要中道,冷冰冰或熱
情過分都不好。
立身要高於人,處世要知退讓。世人多半為追逐名利而奔忙,具有真知卓
見者,則能保持超然的態度,以行道為己任。如果想免去世俗的污染,就
要有高於別人的見識。
處世不可任己意,要悉人之情;處事不可任己見,要悉事之理。
不蹈無人之寶,不入有事之門,不進藏物之所,非但避嫌,亦以遠禍。
對失意人莫談得意事,處得意日莫忘失意時。
人有喜慶,不可生嫉妒心;人有禍患,不可生欣幸心。
人之有德於我也,不可忘也;我有德於人也,不可不忘也。
傳家有道惟忠厚,處世無奇但率直。
輕聽發言,安知非人之譖訴,當忍耐三思。因事相爭,焉知非我之不是,
須平心暗想。
君子不受命運的捉弄。一個知天命的人,絕對不會站到有危險的牆邊。如
果牆倒塌而被壓死,那是自己思慮不周而致,不能歸咎於天命。君子安貧
樂道,對順境逆境,滿缺盛衰處之泰然,上天對於這種樂觀的人,根本無
從擺弄,這就是所謂的「安心立命」。
惡事向自己,好事讓別人。
肯替別人想,是第一等學問。
己溫思人之寒,己安思人之難。
我所欲,當念人亦欲,勿以自欲而妨人。我所不欲,當念人亦不欲,更當
避免以利人。
寧可清貧自樂,不可濁富多憂。
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內不愧心。
聲名顯著,守之以斂藏;利養豐饒,守之以儉樸;瞻仰人多,守之以謙
下;朋儕嫉妒,守之以和忍。
當追逐名利時,不要搶在他人之先。當進德修業時,不要落在他人之後。
當享受物質生活時,不要超出自己的地位身份之外。當修養品德時,不要
達不到自己份內應達到的標准。
處世讓一分為高,退步即進步的張本;待人寬一分是福,利人實利己的根
基。
氣度寬宏的人,無論遭遇到的命運為善為惡,皆能適度以應之。成功不以
為喜,失敗不以為悲,外界的毀譽褒貶,一不介懷,隻是為所當為,為所
可為而已。
在毀譽榮辱之前,不但不為之動心,且把著這磨煉意志的好機會。
得意勿恣意奢侈,失意勿抑鬱失措。
內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不欺天。
如煙往事俱忘卻,心底無私天地寬。
——節選自《修心進德嘉言集》




======


➽名賢集
《名賢集》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人貧志短,馬瘦毛長。人心似鐵,官法如爐。諫之雙美,毀之兩傷。
讚歎福生,作念禍生。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
休爭閒氣,日又平西。來之不善,去之亦易。人平不語,水平不流。
得榮思辱,身安思危。羊羔雖美,眾口難調。事要三思,免勞後悔。
太子入學,庶民同例。官至一品,萬法依條。得之有本,失之無本。
凡事從實,積福自厚。無功受祿,寢食不安。才高語壯,勢大欺人。
言多語失,食多傷心。送朋友酒,日食三餐。酒要少吃,事要多知。
相爭告人,萬種無益。禮於下人,必有所求。敏而好學,不恥下問。
居必擇鄰,交必良友。順天者存,逆天者亡。得人一牛,還人一馬。
老實常在,脫空常敗。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三人同行,必有我師。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寸心不昧,萬法皆明。明中施捨,暗裏填還。
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肚裏蹊蹺,神道先知。
人離鄉賤,物離鄉貴。殺人可恕,情理難容。人欲可斷,天理可循。
黃金浮世在,白髮故人稀。黃金非為貴,安樂值錢多。休爭三寸氣,
白了少年頭。百年隨時過,萬事轉頭空。耕牛無宿草,倉鼠有餘糧。
萬事已分定,浮生空自忙。結有德之朋,絕無義之友。常存克己心,
法度要謹守。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見事知長短,人面識高低。
心高遮勝事,地高偃水流。水深流去慢,貴人語話遲。道高龍虎伏,
德重鬼神欽。人高談古今,物高價出頭。休倚時來勢,提防運去時。
藤蘿繞樹生,樹倒藤蘿死。官滿如花謝,勢敗奴欺主。命強人欺鬼,
時衰鬼弄人。但得一步地,何須不為人。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人有十年壯,鬼神不敢傍。饒人不是痴,過後得便宜。量小非君子,
無度不丈夫。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長存君子道,須有稱心時。
雁飛不到處,人被名利牽。地有三江水,人無四海心。有錢便使用,
死後一場空。為仁不富矣,為富不仁矣。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貧而無怨難,富而不驕易。百年還在命,半點不由人。在家敬父母,
何須燒遠香。家貧和也好,不義富何如。晴幹開水道,須防暴雨時。
寒門生貴子,白屋出公卿。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欲要夫子行,
無可一日清。三千徒眾立,七十二賢人。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國正天心順,官請民自安。妻賢夫禍少,子孝父心寬。白雲朝朝過,
青天日日閑。自家無運至,卻怨世界難。有錢能解語,無錢語不聽。
時間風火性,燒了歲寒衣。人生不滿百,長懷千歲憂。來說是非者,
便是是非人。積善有善報,積惡有惡報。報應有早晚,禍福自不錯。
花開重有日,人無長少年。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上山擒虎易,
開口告人難。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從前多少事,過去一場空。
滿懷心腹事,盡在不言中。既在屋檐下,怎敢不低頭。家貧知孝子,
國亂識忠臣。凡是登途者,都是薄福人。家貧君子拙,時來小人強。
命好心也好,富貴直到老。命好心不好,中途夭折了。心命都不好,
窮苦直到老。年老心未老,人窮行莫窮。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長將好事於人,禍不臨身害己。既讀孔聖之書,必達周公之禮。君
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人無
酬天之力,天有養人之功。好馬不配雙鞍,忠臣不事二主。長想有
力之奴,不念無為之子。人有旦夕禍福,天有晝夜陰晴。人無橫財
不富,馬無夜草不肥。君子當權積福,小人仗勢欺人。人將禮樂為
先,樹將枝葉為林。馬有垂韁之義,狗有濕草之恩。運去黃金失色,
時來鐵也爭光。怕人知道休做,讓人敬重勤學。泰山不卻微塵,積
小壘成高大。人道誰無煩惱,風來浪也白頭。貧居鬧市無人問,富
在深山有遠親。人情好似初相見,到老終無怨恨心。白馬紅纓彩色
新,不是親者強來親。一朝馬死黃金盡,親者如同陌路人。青草發
時便蓋地,運通何許覓故人。但能依理求生計,一字黃金不見人。
財與人交便見心,高山流水向古今。莫做虧心僥倖事,自然災禍不
來侵。人著人死天不肯,天著人死有何難。我見幾家貧了富,幾家
富了又還貧。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萬事休。人活著幹什麼都
行,人一死便什麼都完蛋。人見利而不見害,魚見食而不見鉤。是
非隻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人生稀有七十餘,多少風光不同
居。長江一去無回浪,人老何曾再少年。大道勸人三件事,戒酒除
花莫賭錢。平生正直無私取,問甚天公饒不饒。猛虎不在當道卧,
困龍也有上天時。臨崖勒馬收韁晚,船到江心補漏遲。家業有時為
來往,還錢常記借錢時。金風未動蟬先覺,暗算無常死不知。青山
隻會明今古,綠水何曾洗是非。長將有日思無日,莫待無時思有時。
善惡到頭終有報,隻爭來早與來遲。蒿裏隱著靈芝草,泥內隱著紫
金杯。勸君莫做虧心事,古往今來放過誰。山寺日高僧未起,算來
名利不如閑。言多語失皆因酒,義斷親疏隻為錢。有事但逢君子說,
是非莫聽小人言。妻賢何愁家不富,子孝何須父向前。心好家門生
貴子,命好何須靠祖田。侵人田土騙人錢,榮華富貴不多年。莫道
眼前無報應,分明折在子孫邊。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衣服破時賓客少,識人多處是非多。草怕嚴霜霜怕日,惡人自有惡
人磨。月過十五光明少,人過中年萬事和。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
傷人六月寒。雨裏深山雪裏煙,看時容易做時難。無名草木年年發,
不信男兒一世窮。若不與人行方便,念盡彌陀總是空。少年休笑白
頭翁,花開能有幾日紅。越姦越狡越貧窮,姦狡原來天不容。富貴
若從姦狡得,世間壯漢吸西風。忠臣不事二君主,烈女不嫁二夫郎。
小人狡猾心腸歹,君子公平托上蒼。一字千斤價不多,會文會算有
誰過。身小會文國家用,大漢長空作什麼。乖漢瞞痴漢,痴漢總不
知。乖漢變驢子,卻被傻子騎。
轉載http://www.dfg.cn/gb/zhhy.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