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8日 星期日

K➽志工參與婦女服務動機

2007/7/8

➽志工參與志願服務之動機
http://goo.gl/8hLzi
動機(motive)是人類行為的內在驅力(曾華源2003)。而志工依動機可分成五項:

社會服務志工:主要是幫助他人或是替他人做事,而常會受到與他們直接服務的對象的激勵。
議題取向的志工:這類的志工常會關心特定的社會議題,像是環境、人權等的議題,而他們會去教育大眾這些議題的情況,且催化社會的變遷。
完美或自我表現的志工:這些志工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喜悅或是個人表現,所以他們常會去參加一些娛樂、藝術、運動方面的團體。
職業或經濟上的自我利益志工:這些志工從事商業社會、專業協會或是企業家的組織,為的是希望藉由參與志願服務來增強他們的事業或經濟能力。
慈善或基金的志工:這類的志工並沒有提供直接服務,他們主要著重在替志工組織捐款或是募款。

林勝義、陸光(1990)將志願服務的動機分成兩種:

主動:是受到個人的興趣和個人的喜好而產生的動機。
被動:這是受到了環境或是機構以及他人的要求、鼓勵才去參與,並非自發性的參與。

(Schindler-Rainman&Lippit,1975、Perlmurrer&Cnaan,1993、Hodfkinson,1992)將動機分成三個因素:

自我取向(own-force):這一種參與的動力是重視自我的感覺,有些人著重在自我學習,有些人著重在服務他人,這都是以自己的感受及價值觀來決定是不是要參與志願服務。
人際取向(interpersonal-force):參與志願服務會受到他人或是團體的影響,像是結交朋友,或是可以得到鼓勵,這是強調外在的因素而非內在因素。
情境取向(situational-force):有些人著重在對案主的幫助過程,有些人則是喜歡具反應性和政策性的志願服務,這樣他們的感受能舒服而且有滿足感。這是針對政策或是社會情境因素所表現的反應。(曾華源、曾騰光 民92) 轉貼文(可供參考的資料)自


➽婦女參與服務的理念

文章內容: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動機與滿足來源

壹、 前言
婦女投入志願服務的領域很廣,根據民國七十七年行政院主計處所做的國民休閒生活調查報告指出,台灣地區十五歲以上人口過去一年參與自願性或義務性社會服務工作者,女性計有二十七萬一千人左右,佔女性該人口層的4.1﹪,換句話說,婦女的志願服務參與率為4.1﹪,而男性則有6.12﹪,不過總志願服務參與率(在1988年)為5.0﹪,顯示相當低(賴兩陽,1990)。

若再分析男女的參與情形,男性佔總參與人口中60.7﹪,女性佔39.3﹪,後者約為前者的三分之二。依民國八十八年六月內政統計通報顯示,男性12328人,佔全部志工人數31.94﹪;女性26273人,佔全部志工68.06﹪。

不過依據一項民國八十七年婦女生活狀況調查初步報告顯示,有80﹪的婦女曾參與過社會福利服務,有58﹪的婦女曾捐贈金錢或食物給政府、民間團體或個人,有54﹪的婦女曾對鄰居付出義務關懷。其餘社會福利服務參與者較少。另外有20﹪的婦女最近一年皆未參加過任何社會服務。

以上資料雖然有一些舊,可以看到以前婦女投入志工的情形。九十二年內政統計通報顯示,男女的參與比率差距沒有些縮小,反而增加將近10%, 大約為3:7,十五年前(民國七十七年),男女比大約為4:6。隻是十五年後(最近資料顯示)該資料是用各縣市成立社會服務志工隊,服務為作為統計的基礎,隊員總計有50,266人,女性佔七成多,年齡以30-49歲最多。

貳、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管道
隨著婦女教育程度的提升、生育子女數的減少、社會參與機會的增加,台灣地區的婦女志願參與服務已逐漸蔚為風氣。最值得註意的是近年來婦女團體的興起,為了組織目標的發展,但又必須樽節人力支出的情形下,許多婦女團體紛紛積極招募、訓練、和教育婦女志工,故吸引許多婦女投入志願服務。
從功能性的觀點來分析,台灣婦女投入志願服務的領域至少有下列十個相關領域:
(1) 社會福利領域內的服務:婦女志願服務主要是協助社會工作事項,對年老者、殘障者、兒童之友善訪問,到個案的撰寫工作,和其他文化、教育、衛生、經濟資源的聯繫和運用,婦女志工成了助人專業領域中與專業人員、半專業人員共同形成服務團隊中不可或缺的志願人力。婦女志工的投入,提升了服務的品質,同時也推廣服務的範圍和服務的對象。
(2) 教育領域服務:許多婦女投入學校擔任志願服務,扮演的角色包括學校老師的助理、學童安全保護、兒童個別老師、圖書館義工、其他行政上的協助工作人員,甚至擔任學校的諮商服務人員、協助學生學校適應、個人問題及家庭問題的諮商員。
(3) 文化暨休閒領域的服務:有些婦女興趣於文化休閒領域的志願服務,包括擔任博物館、動物園的解說員或接待員,從事的是「文化使者」的工作;也有的是特別參與休閒活動指引和諮詢的活動。
(4) 經濟性(就業相關)服務:隨者女性就業的需求,尤其是二度就業者指引和適應問題日殷,女性志願服務者也投入了女性人力資源開發、訓練和協助就業的領域之上,包括就業輔導、職訓提供、其他個人就業需求的支持性服務。
(5) 政治領域內服務:部分婦女組織的成立,功能之一即在協助婦女參與政治,也因而部分婦女參與了以政治性為目的的志願服務工作,她們不但是政治運動或選舉時的運動員,平常也是政治人物和社區居民的聯繫者,也是社區的領導角色扮演者。
(6) 公共安全領域內服務:有些婦女投入的志願服務的類型是犯罪矯治和更生保護方面的服務,她們是保護管束或假釋者的幫助者,服務對象包含了犯罪青少年和成年人,以及這些人的家屬,甚至有些投入義警工作,或社區守望相助工作,從事社區犯罪預防工作。
(7) 醫療保健服務:另一主要婦女志工投入的領域要屬醫療保健服務領域,她們是醫院或社區內醫療單位的志工,她們常被視之為醫療人員的延伸者,將患者的需求和醫療服務做最緊密的配合和指引。
(8) 宗教組織內的服務:另有不少婦女適執著於宗教範圍的服務,提供主日學服務、教友諮商輔導工作、文化活動以及其他宗教教育性活動,甚至宗教團體內社會性活動。
(9) 大眾傳播領域內的服務:有些婦女興趣於大眾傳播工作,參與新聞聯繫、新聞提供、以及傳播撰稿和播報教育工作,但並非擔任專業人員,而隻是志願性協助人員。
(10)區域性服務:有些婦女在社區內扮演問題發掘者和解決者的工作,如社區媽媽教室的志工,社區社團的領導者和參與者

參、婦女參與志工的動機
美國蓋洛普組織調查發現,自1980年以來,美國人參與志願服務的動機並沒有太大的改變,根據Bosfkinaon &Weitzman(1988) 的調查研究指出,一半以上的人(56﹪)想做些有意義的事情,而約五分之一以上(22﹪)是由於宗教信仰。不過從工作上的內在滿足也是相當重要滿足因素,超過三分之一(35﹪)的受調查者言是因「享受工作」,而約有相近(30﹪)的覺得活動有趣,而近十分之一(10﹪)的人想學或獲得經驗(註:以上是因複選,所以總計超過百分之一百)。
另外也有研究指出,獲的同儕認可或組織認可,升遷或流動機會、與他人共處需求、追求個人成長、協助達成組織目標、以及對社會的一種貢獻感,都是參與志願服務的主要動機。
綜合上述美國部分參與志願服務之動機研究,Burdeny (1990)言:參與志願服務不應和流行的刻板印象「自我犧牲」相混淆,事實上不盡然的結果是:利他式和工具式並存的動機。大多的志工同時追求兩總上述「報酬」:助人之餘獲得興趣和滿足、也從工作中成長,另外也獲得友情、結交朋友。
若將台灣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動機和美國近年來的研究相比,依參與的動機順序排列,可見台灣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特殊性。
根據王麗容1992年一項婦女志願服務研究顯示,:台灣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第一動機就是「自我學習和成長」,但就美國相關研究指出,此順位排在較後面,隻是第五位。至於「幫助他人的動機」,在台灣的婦女列為次要重要者為多,但這是大多數人參與志願服務的主要動機。第三重要的影響因素,在台灣婦女是「服務帶來自尊感和榮耀感」,而在美國是因為「宗教的內化影響」。

該研究指出,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動機,從志願服務理念的探討開始,到台灣的婦女志工狀況,再到國際性的比較分析,可知台灣地區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特殊性,綜合分析約有下列幾點:
(1) 婦女希望參與帶來個人的自我成長
(2) 婦女希望參與服務帶來幫助他人的社會意義。
(3) 婦女希望參與服務提升個人的自我價值。
(4) 婦女希望參與服務獲得團體接納和人際互動。
(5) 婦女希望參與服務增進生活內涵和生活意義。

以上資料顯示,大多數婦女認同的志工動機,比較傾向個人方面的滿足,或許是客氣或謙虛,而比較少強調他人的好處和對社會的貢獻,這一方面和民族性含蓄有關,和婦女內斂和謙虛的特質也不無關係。值得註意的是婦女強烈的學習動機和成長慾望,說明台灣的婦女在家庭角色、工作角色追求的過程中,對自己仍尚有多樣的期待。志願服務的參與,確實是融合了Burdney(1990)所言「利他性」和「工具性」兼具,前者是視服務為協助他人的機制,後者是視服務為個人成長的機制。

肆、婦女參與志願服務之滿意分析
根據前項調查顯示,大致說來,婦女對所從事之志願服務工作,都感到相當程度的滿意。該研究發現,17個工作滿足項目,大部分的婦女志工對各項目都感到相當滿意,尤其是「志工們相處愉快」,「不後悔擔任志工」及「工作有意義」都得到近九成的婦女表示同意(即滿足它們的期待),相較之下,「勝任愉快」及「有助於工作」則各都隻得到五成左右的婦女感到同意,就略顯偏低。
為求瞭解這些項目,在婦女志工中的同意程度順序如何,該研究將「非常不同意」到「非常同意」,按滿意的程度給予1到6分。然後算各項目所得到的頻均分數,依分數高低作順序排列。
經由次序排列的結果,絕對多數的婦女志工同意「不後悔擔任志工」,其次是同意志願服務工作有意義,而令他們感到滿意。再其次,是志願服務工作可以得到助人的滿足感,而同僚之間的關係良好令他們滿意,所以相當同意「同僚關係佳」,至於前來求助的案主及家屬都喜歡他們,是婦女志工感到「受服務對象回饋之滿足」,也是相當重要滿意程度項目。

本研究發現婦女志工最滿足的工作滿意事項依次如下(前10項)。滿足順位:
1. 工作有意義
2. 助人滿足感
3. 同僚關係佳
4. 受服務對象回饋
5. 時間衝分運用
6. 專業人員協助
7. 同僚公平對待
8. 知識和技巧成長
9. 擴展社會互動
10. 自我實現感

其他比較不滿足的項目(愈後面項目,愈不滿足)
1. 受機構重視感
2. 家庭受益
3. 組織規定清楚
4. 符合期待(其他)
5. 勝任愉快
6. 有助於工作

伍、結論
二十一世紀的女性會不隻是造就自己的女性,也會是關懷他人、關懷社會的女性,台灣九二一的賑災行動中,更清楚的顯示出台灣女人本來就相當具有這樣的特質。傳統上,我們總認為女性是私領域的女性,但我們發現,女性求社會服務(志願服務)是女性另一種生活空間和生活滿足感的重要來源。台灣的婦女尤其有助人的特質,它們的社會有責任協助女性在生命選擇過程中更活出自己、更能做自己的主人。因此,除了正常的就學、工作機會應予女性權益保障之外,我們更期盼社會也提供女性參與志願服務的機會和選擇。

(本文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與系主任)

分類:
學者文章
發佈單位:內政部社會司
發佈日期:
文章標題:
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動機與滿足來源
作者:王麗容
轉貼文(可供參考的資料)自內政部社會司=婦女參與志願服務的動機與滿足來源
子網頁 (1): I➽志工管理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