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7日 星期日

S➽鑒心錄➽菜根譚

➽鑒心錄

【醉古堂】



【原文】
恩不論多寡,當厄的壺漿,得死力之酬;怨不在淺深,傷心的杯羹,召亡國之禍。

【譯文】
恩惠不論多寡,給人度過困厄的一壺漿飯,可以得到獻身之士。怨恨不在淺深,使人傷心的一杯肉羹,可以導致亡國之禍。



【原文】
了心自了事,猶根拔而草不生;逃世不逃名,似膻存而蚋還集。

【譯文】
心空事自空,好象根拔而野草不再生;逃避世事不逃避名聲,好象腥膻依然存在仍舊招來蚊蠅。



【原文】
甘人之語多,不論其是非;激人之語多,不顧其利害。

【譯文】
說人好話太多,就不考慮他真正的好壞;過激的話太多,就顧及不到利害得失。



【原文】
貪得者身富而心貧,知足者身貧而心富;居高者形逸而神勞,處下者形勞而神逸。

【譯文】
貪圖錢財的人,儘管富有,但是精神貧乏;知足常樂的人,儘管貧窮,但是精神充實。
身居高位的人,外表瀟灑安逸,實則精神疲勞;地位低下的人,身體勞苦不堪,但精神安逸舒暢。



【原文】
待富貴人,不難有禮而難有體;待貧賤人,不難有恩而難有禮。

【譯文】
對待富貴之人,有禮貌不難而難於事事得體;對待貧賤的人,有恩惠不難而難於處處有禮。



【原文】
安詳是處事第一法,謙退是保身第一法,涵容是處人第一法,灑脫是養心第一法。

【譯文】
安詳穩重是處事第一法則,謙虛退讓是保身第一法則,涵養寬容是待人第一法則,瀟灑超脫是養心第一法則。



【原文】
沾泥帶水之累,病根在一「戀」字;隨方逐圓之妙,便宜在一 「耐」字。

【譯文】
拖泥帶水,反受其累,病根在一個「戀」字;隨方逐圓,處事自如,奧秘在一個「耐」字。



【原文】
神人之言微,聖人之言簡,賢人之言明,眾人之言多,小人之言妄。

【譯文】
神人的話深奧,聖人的話簡約,賢人的話明了,眾人的話繁多,小人的話狂妄。



【原文】
有一言而傷天地之和,一事而折終身之福者,切須檢點。

【譯文】
有時,因為一句話而損傷天地之和順,因為一件事而釀成殺身之大禍。
所以,遇事切須謹慎。



【原文】
氣收自覺怒平,神斂自覺言簡,容人自覺味和,守靜自覺天寧。

【譯文】
收斂怒氣,自然覺得心平氣和;凝聚精神,自然覺得言辭簡約;寬容別人,自然覺得意味和諧;保持心靜,自然覺得一切安寧。


【醉古堂】



【原文】
諱貧者死於貧,勝心使之也;諱病者死於病,畏心蔽之也;諱愚者死於愚,痴心覆之也。

【譯文】
忌諱貧困的人最終死於貧困,是因被好勝之心所驅使;忌諱疾病的人最終死於疾病,是因被畏懼之心所蒙蔽;忌諱愚蠢的人最終死於愚蠢,是因被痴枉之心所遮掩。



【原文】
明識紅樓,為無冢之丘壟,迷來認作捨身岩。
真知舞衣,為暗動之兵戈,快去暫同試劍石。

【譯文】
明明知道紅樓妓院好似沒有墳墓的墓地,迷惑時卻認作捨身求歡的場所。
明明知道舞女衣袖好似暗中攢動的兵刃,卻要追求片刻歡愉把自己當作試劍石。



【原文】
世人皆醒時作濁事,安得睡時有清身?若欲睡時得清身,須於醒時有清意。

【譯文】
世人都在清醒時,作一些糊塗事,睡時怎能求得自身清白?若打算睡時求得自身清白,必須在清醒時有清白的念頭。



【原文】
兩刃相迎俱傷,兩強相敵俱敗。
我不害人,人不我害。人之害我,由我害人。

【譯文】
兩件兵刃相迎,都要損傷;兩人強手相敵,都將敗亡。
我不害人,人就不害我。人所以害我,是因為我害人。



【原文】
休怨我不如人,不如我者常眾;休誇我能勝人,勝如我者更多。

【譯文】
不要埋怨我不如人,不如我的人很多;不要誇獎我比人強,比我強的人更多。



【原文】
身要嚴重,意要閑定,色要溫雅,氣要和平,語要簡徐,心要光明,量要闊大,志要果毅,機要縝密,事要妥當。

【譯文】
儀態要嚴肅莊重,思想要悠閒安定,表情要溫文爾雅,氣色要平和近人,說話要簡明徐緩,內心要光明磊落,度量要寬宏闊大,意志要果斷堅毅,謀劃要細緻周密,處事要妥善適當。



【原文】
效野非葬人之處,樓台是為丘墓;邊塞非殺人之場,歌舞是為刀兵。
試觀羅綺紛紛,何異旌旗密密;聽管絃冗冗,何異松柏蕭蕭。
葬王侯之骨,能消幾處樓台;落壯士之頭,經得幾翻歌舞。
達者統為一觀,愚人指為兩地。

【譯文】
城郊野地不是埋葬人的地方,歌舞樓台才是真正的墓場;邊關要塞不是殺人的戰場,狂歌亂舞才是刀槍劍戟。
試看,綢綾紛紛,袖帶飄飄,和密集的旌旗有何不同?試聽,樂音陣陣,管絃聲聲,和蕭瑟的松濤有何差別?
埋葬王侯將相的白骨,消得了幾處樓台;英雄壯士人頭落地,經得住幾翻歌舞。
通達的人把這看成一碼子事,愚笨的人把這看成兩種地方。



【 菜根譚 】



【原文】

攻人之惡勿太嚴,要思其堪受;教人之善勿過高,當使其可從。

【譯文】

責備別人的過錯不可過於嚴厲,要顧及到對方是否能承受。

教誨別人行善不可期望太高,要顧及對方是否能做到。



【原文】

憂勤是美德,太苦則無以適情怡性;淡泊是高風,太枯則無以濟人利物。

【譯文】

盡心盡力做事本是一種好的品德,但如果過分認真而致心力憔悴,就會使精神得不到調劑而喪失生活樂趣。

把功名利祿看得很淡本是一種高尚情操,但如過分清心寡欲,就對社會人生少有貢獻。



【原文】

人情反復,世路崎嶇。

行不去處,須知退一步之法;行得去處,務加讓三分之功。

【譯文】

人情冷暖變化無常,人生道路崎嶇不平。

因此當你遇到走不通的路時,必須明白退一步的做人之法;當你事業一帆風順時,要有禮讓三分的胸襟和美德。



【原文】

降魔者先降自心,心伏則群魔退聽;馭橫者先馭此氣,氣平則外橫不侵。

【譯文】

要制服外在的邪惡,必先制伏自己內心的邪惡;自心的邪惡降服之後自然安穩不動,那麼一切外在的邪惡自然不起作用。

要控制外來的橫逆之事,必先控制自己浮動的情緒;自己的情緒控制以後自然不會心浮氣躁,那麼外來的橫逆之事自然不能侵入。



【原文】

肝受病則目不能視,腎受病則耳不能聽;受病於人所不見,必發於人所共見。

故君子欲無得罪於昭昭,必先無得罪於冥冥。

【譯文】

肝染上疾病,眼睛就看不見;腎染上疾病,耳朵就聽不清。

病雖生在看不見的內臟,但症狀卻發作於能見的地方。

所以君子要想表面沒有過錯,必須從看不見的細微處下慎獨功夫。



【原文】

家人有過,不宜暴怒,不宜輕棄;此事難言,借他事隱諷之;今日不悟,俟來日再警之。

如春風解凍,如和氣消冰,才是家庭的型範。

【譯文】

如果家人犯了什麼過錯,不可隨便大發脾氣,更不可以冷漠的態度置之不理。

如果所犯過錯不好直說,就借其他事情暗示以使之改正;如果無法立刻使他悔悟,就耐心等待時機再殷殷勸告。

因為諄諄善誘,就像春風一般能消除冰天雪地的冬寒,就像曖流一般能融化凍如石塊的嚴冰。

充滿和氣的家庭才是模範家庭。



【原文】

居逆境中,周身皆針砭葯石,砥節礪行而不覺。

處順境中,眼前盡兵刃戈矛,銷膏靡骨而不知。

【譯文】

一個人如果生活在艱難困苦的逆境中,那周圍所接觸到的全是有如針炙醫葯般的事物,在不知不覺中會使你敦品勵行,把一切毛病治好。

一個人如果生活在無憂無慮的順境中,那就等於在你面前擺滿了刀槍利器,在不知不覺中使你的身心受到傷害,走向失敗之途。



【原文】

不責人小過,不發人隱私,不念人舊惡。三者可以養德,亦可以遠害。

【譯文】

不要輕易責難他人所犯的小過,也不要隨便揭發他人生活中的隱私,更不要對他人以往的錯處耿耿於懷。

這三大做人的原則,不但可以培養自己的品德,也可以避免意外的災禍。



【原文】

用人不宜刻,刻則思效者去;交友不宜濫,濫則貢諛者來。

【譯文】

用人要寬厚,而不可太刻薄;如果太刻薄,即使想為你效力的人也會設法離去。

交友要選擇,而不可太氾濫,那此善於逢迎獻媚的人就會設法接近。



【原文】

風斜雨急處,要立得腳定;花濃柳艷處,要著得眼高;路危徑險處,要回得頭早。

【譯文】

在動亂局勢中,要把握自己,站穩立場,才不致於被狂濤巨浪所吞噬。

處身於姿色艷麗中,要眼光遼闊,把持情感,才不致於被美色所迷惑。

當事情發展危險時,要急流勇退,以免陷入泥中不能自拔。
-----------------
【 省心錄 】



【原文】

禮義廉恥,可以律己,不可以繩人。律己則寡過,繩人則寡合,寡合則非涉世之道。故君子責己,小人責人。

【今譯】

禮義廉恥,可以用來要求自己,不可用來要求別人。要求自己則能少犯過失,要求別人則難以與人和睦相處,難以與他人相處就不合乎處世之道。所以君子隻嚴格要求自己,小人則對別人求全責備。



【原文】

為善易,避為善之名難;不犯人易,犯而不校難。涉世應物,有以橫逆加我者,譬猶行草莽中,荊棘之在衣,徐行緩解而已,所謂荊棘者,亦何心哉!如是則方寸不勞,而怨可釋。

【今譯】

做善事容易,做了善事而逃避好名聲就難了;不觸犯他人容易,觸犯了他人心裏不計較就難了。為人處世,遇到有人對我蠻橫無理,就要像走在灌木草叢中一樣,荊棘掛住了衣服,隻能緩慢前行小心地撥開荊棘就是了,荊棘也不是存心阻人啊!這樣一來便能做到心中不勞累,而化解仇怨。



【原文】

責人者不全交,自恕者不改過。自滿者敗,自矜者愚,自賊者害。多言獲利,不如默而無害。

【今譯】

喜歡責備別人的人難以維持與別人的交情,經常原諒自己過失的人永遠不可能改正錯誤。驕傲自滿的人必定失敗,自我誇耀的人愚蠢可笑,自我戕害的人必然害己害人。多說話而得到好處,不如沉默而不受傷害。



【原文】

務名者害其身,多財者禍其後。善惡報緩者非天網疏,是欲成君子而滅小人也。禍福者天地所以愛人也,如雷雨雪霜,皆欲生成萬物。故君子恐懼而畏,小人僥倖而忽。畏其禍則福生,忽其福則禍至,《傳》所謂「禍福無門,惟人所召」也。

【今譯】

追求聲名的人必然會危害其自身,廣積財富的人必然會給後代帶來災禍。行善作惡遲遲得不到報應,並不是上天疏忽大意,而是上天想成全君子而滅掉小人。災禍和福祚是上天用來表示慈愛之心的手段,就像雷雨雪霜一樣,都是為了培育滋養萬物。所以君子擔心有災禍便恭敬戒懼,小人得了便宜便忘了危險。君子害怕禍來反而會招來福祉,小人以疏忽之心看待福祉反而會招來災禍,這就是《左傳》所說的「禍福沒有定數,全由各人自召」。



【原文】

必出世者,方能入世,不則世緣易墮;必入世者,方能出世,不則空趣難持。

【今譯】

必須有出世者的寬廣胸懷,才能入世;否則的話,很容易受到塵世的各種利誘糾纏而使自己迅速墮落;必須有入世者的深刻體驗,才能出世;否則的話,很容易變得空虛無聊而使自己難以把持人生。



【原文】

士君子盡心利濟,使海內少他不得,則天亦少他不得,即此便是立命。

【今譯】

靠正道謀生的人都盡心盡力去做些有益於他人和世界的事,這使得世人都離不開他,老天爺自然也離不得他。如此做法才是一個人安身立命的最好途徑。



【原文】

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覓了時了無時。

【今譯】

隻要現在能夠停下來休息,那麼就立刻停下來休息;如果要等到一切事情都辦妥時再停下來,那麼這樣的時刻永遠也不可能等到。 



【原文】

事有急之不白者,寬之或自明,毋躁急以速其忿;人有切之不從者,縱之或自化,毋操切以益其頑。

【今譯】

有時候遇到急切之下弄不明白的事情,應當適當寬緩一下,或許自然而然就真相大白了,不要操之過急,那樣會使當事人十分惱怒,反而增加了事情的複雜性;有的人急切之下任你怎麼勸都不聽從,不妨隨他的便,不去勸他,他或許自己慢慢就會悔悟,不必要採用強制手段逼迫他聽從,那樣隻能激發他的逆反心理,使他更加冥頑不化。



【原文】

人勝我無害,彼無蓄怨之心;我勝人非福,恐有不測之禍。

【今譯】

別人勝過我,沒有什麼害處,因為這樣的話,別人不會在他們的內心深處積下對我的怨恨;我勝過別人,不一定是什麼好事,因為這樣的話,那些心胸狹窄之人,恐怕會給我降下難以預測的災禍。



【原文】

士君子貧不能濟物者,遇人痴迷處,出一言提醒之;遇人急難處,出一言解救之,亦是無量功德。

【今譯】

善良高尚的人,在貧窮而沒有能力去用物質接濟別人的情況下,如果遇到別人有迷惑犯傻的地方,能用一句好話來提醒他們;遇到別人有著急和作難的地方,能用一句好話來解救他們,那麼他的功業與德行同樣是無法計算的。



【原文】

情塵既盡,心鏡遂明,外影何如內照;幻泡一消,性珠自朗,世瑤原是家珍。

【今譯】

隻要完全消除對塵世的眷戀之情,那麼心靈之鏡就會明亮澄徹,所以從外部關註自己的影像,不如從內部進行自我省察,驅除庸俗的念頭;隻要看破紅塵,打消對如夢幻泡影一樣的世事的執著之念,那麼自身天性就會像明珠一樣晶瑩剔透,熠熠生輝,要做世間少有的通達超脫之人,最關鍵的還是要保護好自家內心的那一份純真。



【原文】

凡夫迷真而逐妄,智慧化為識神,譬之水涌為波,不離此水;聖人悟妄而歸真,識神轉為智慧,譬之波平為水,當體無波。

【今譯】

凡夫俗子迷失真性而追求虛妄,將智慧轉化為對事物的看法,就好比水中掀起波浪,而這種看法始終受其智慧所支配,就像浪花離不開水體;聖人達士看破虛妄而迴歸真如,將各種看法昇華為智慧,就好比波浪平息後的一潭清水,應當很好體味這種無波之水的博大精深。



【原文】

常有小不快事,是好消息。若事事稱心,即有大不稱心者在其後,知此理可免怨尤。

【今譯】

人生在世,常常遇到不如意的小事,這是好兆頭,可以避免重大的禍事發生。假如每件事都稱心如意,那麼必然會在以後遇到重大的挫折。明白這個道理,就會心平氣和,不再怨天尤人。



【原文】

勿以人負我而隳為善之心,當其施德,第自行吾心所不忍耳,未嘗責報也。縱遇險徒,止付一笑。

【今譯】

不要因為別人辜負我就打消行善濟人的念頭,想想我當初幫助別人時,隻不過是在同情心驅使下做出的舉動,並未想著要別人報答。至於說遇上了忘恩負義的人,不必與之計較,付之一笑罷了。



【原文】

正人之言,明知其為我也,感而未必悅;邪人之言,明知其佞我也,笑而未必怒。於此知從善之難。

【今譯】

正派人的話,明明知道了為了我好,內心感激卻未必高興;姦邪人的話,明明知道是在奉承我,但聽著十分順耳,所以未必生氣。由此可知聽取忠言是多麼艱難。



【原文】

面有點污,人人匿笑,而已不知,有告之者,無不忙忙拭去。若曰:點污在我,何與若事?必無此人情。至告以過者,何獨不然?

【今譯】

臉上有個污點,別人見了都暗自發笑,而自己還不知道,一旦有人直言相告,馬上就用手拭去。如果還說:「我臉上有污點,與你有什麼關係?」就不合乎人之常情了。可是當別人指出自身的缺點錯誤時,人們的態度為何就不是這樣呢?



【原文】

事後論人,局外論人,是學者大病。事後論人,每將智人說得極愚;局外論人,每將難事說得極易,二者旨從不忠不恕生出。

【今譯】

事情過後議論別人,身在局外議論局內人,是做學問的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在事後議論別人,往往將聰明人說得極其愚笨;身在局外議論局內的人,往往將困難的事情說得極其容易,這兩種毛病都是由待人不忠誠、不寬容而引起的。



【原文】

讀古人書,與賢人交游,最不可苟為同,又不可苟為異。二者之失,總是胸無定力,學問中便有時勢趨附,非諂即矯耳。

【今譯】

讀古人的著作,與賢能的人交往,最忌諱輕率地表示附和贊同,也不能夠輕率地表示異議。之所以會犯這兩種過失,都是由於心中缺乏主見,做學問時就摻雜有趨炎附勢的成分,不是曲意逢迎便是虛偽矯飾。



【原文】

人於橫逆來時,憤怒如火,忽一思及自己原有不是,不覺怒情燥火渙然冰消。乃知自反二字真是省事、養氣、討便宜、求快樂最上法門,切莫認作道學家虛籠頭語看過。

【今譯】

人們在遇到別人蠻橫無理的時候,往往怒火中燒,可是忽然轉眼一想自己也有過錯,不知不覺怒氣就消失得幹幹凈凈。由此看來孟子所強調的自我反省,實在是息事寧人、涵養正氣、受益獲福、求得身心快樂的最好辦法,千萬不要當作一般道學家的套話來看待。



【原文】

人作事極不可迂滯,不可反復,不可煩碎;代人作事又極要耐得迂滯,耐得反復,耐得煩碎。

【今譯】

人們在做事時絕不能夠拖拉,不能夠反復多變,不能夠斤斤計較;可是替別人做事時,卻特別需要耐得住拖延耽擱,耐得住反復多變,耐得住瑣碎煩亂。



【原文】

己所有者,可以望人,而不敢責人也;己所無者,可以規人,而不敢怒人也。故恕者推己以及人,不執己以量人。

【今譯】

自己所具備的美德,可以希望別人也具有,但是不能強求別人具有;自己所沒有的品德,可以規勸他人具有,卻不能怪罪別人沒有。因此待人寬容的人根據自己的心理來體察別人的感受,決不按照自己的情況來衡量別人。



【原文】

能知足者,天不能貧;能無求者,天不能賤;能外形骸者,天不能病;能不貪生者,天不能死;能隨遇而安者,天不能困;能造就人才者,天不能孤;能以身任天下後世者,天不能絕。         

【今譯】

能經常感到滿足的人,上天不能使其淪落貧窮;能夠做到不貪求的人,上天不能使其卑賤;能將軀體看作身外之物的人,上天不能使其患病;能夠做到不貪戀生命的人,上天不能使其死亡;能夠做到隨遇而安的人,上天不能使其困頓;能積極獎掖後進、培養人才的人,上天不能使其孤立;能挺身而出,為天下所有人以及子孫後代造福請命的人,上天不會使其陷入絕境。



——摘自《省心錄》

------------

➽【 菜根譚 】



【原文】

事稍拂逆,便思不知我的人,則怨尤自清。

心稍怠荒,便思勝似我的人,則精神自奮。

【譯文】

事業不順而身處逆境時,就應想想那些不如自己的人,這樣就不會怨天尤人了。

事業如意而精神鬆懈時,就應想想那些比自己更強的人,這樣就自然振奮起來。



【原文】

不可乘喜而輕諾,不可因醉而生嗔,不可乘快而多事,不可因倦而鮮終。

【譯文】

不要在高興時,不加考慮,隨便對人許諾;不要在醉酒時,不加控制,不要在疲勞時,放任疏懶,做事有始無終。



【原文】

口乃心之門,守口不密,泄盡真機;意乃心之足,防意不嚴,走盡邪路。

【譯文】

嘴是心的門戶,如果門戶防守不嚴,家中機密就會全部洩露。

意志是心的腿腳,如果意志不堅,就會搖擺不定走上邪路。



【原文】

責人者,原無過於有過之中,則情平;責己者,求有過於無過之內,則德進。

【譯文】

對待別人要寬厚,當別人犯過錯時,要像他沒犯過錯一樣原諒他,這樣才能使他心平氣和地改正過錯。

要求自己要嚴格,應在自己無過錯時,設法找出自己的過錯,如此才能使自己德業進步。



【原文】

色欲火熾,而一念及病時便興似寒灰;名利飴甘,而一想到死地便味如嚼蠟。

如人常憂死慮病,亦可消幻業而長道心。

【譯文】

當性欲烈火般燃燒時,隻要想一想生病的痛苦情形,欲火立刻變成一堆冷灰。

當功名利祿蜂蜜般甘美時,隻要想一想走向死地的情景,名利就會味同嚼蠟。

所以一個人要經常想到疾病和死亡,也可以消除罪惡之念而增長德業之心。



【原文】

人情聽鶯啼則喜,聞蛙鳴則厭,見花則思培之,遇草則欲去之,但以形氣用事。

若以性天視之,何者非自鳴其天機,非自暢其生意也。

【譯文】

人之常情,聽到黃鶯婉轉就高興,聽到青蛙呱呱就討厭;看到花卉就想栽培,看到雜草就想剷除。

完全是根據自己的喜怒愛憎來判除。

其實按照生物的天性來說,黃鶯悅耳也好,青蛙煩人也好,都是在抒發它們的情緒;不論花朵的綻放,也不論雜草的生長,何嘗不是在舒展它們的生機呢?



【原文】

發落齒疏,任幻形之凋謝;鳥吟花開,識自性之真如。

【譯文】

人到老年,頭髮牙齒逐漸稀落,這都是自然現象,大可任其自然退化而不必悲傷。

從小鳥的歌唱和鮮花的盛開,來體認永恆不變的本性,才是最豁達的人生觀。



【原文】

欲其中者,波沸寒潭,山林不見其寂;虛其中者,涼生酷暑,朝市不知其喧。

【譯文】

一個內心充滿慾望的人,能使平靜的心湖掀起洶涌波濤,即使住進深山老林也無法平息。

一個內心毫無慾望的人,即使在盛夏酷暑也會感到涼爽,甚至住在鬧市也不會覺得喧囂。



【原文】

古德雲:「竹影掃階塵不動,月輪穿沼水無痕。」

吾儒雲:「水流任急境常靜,花落雖頻意自閑。」

人常持此意,以應事接物,身心何等自在。

【譯文】

古代有一位高僧說:「竹影在台階上掠過,可地上的塵土並沒有飛動;月輪越過池水,可水面上卻沒留下痕跡。」

儒家一位學者說:「不論水流如何急湍,隻要心情寧靜,就聽不到水聲;花瓣雖然紛紛謝落,隻要心情悠閒就不會受到幹擾。」

如能抱這種態度待人接物,那麼身心該有多麼自由自在。



【原文】

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

【譯文】

對於一切榮光和屈辱都無動於衷,永遠用安靜的心情欣賞庭院中花開花落。

對於所有升沉和得失都漠不關心,冷眼觀看天上浮雲隨風聚散。



【原文】

伏久者飛必高,開先者謝獨早;知此,可以免蹭蹬之憂,可以消躁急之念。

【譯文】

隱伏很久的鳥,一旦飛起必能飛得很高;一棵早開的花木,敗落時凋謝得很快。

隻要明白這種道理,既可以免除懷才不遇的憂慮,也可以消解急於事功的念頭。



【原文】

今人專求無念而終不可無,隻是前念不滯後念不迎。

但將現在的隨緣打發得去,自然漸漸入無。

【譯文】

如今的人一心想做到心中沒有雜念,可是始終作不到。

其實隻要使以前的念頭不存心中,未來的事情不去憂慮,把握現實將目前的事情做好,自然使雜念慢慢消除。



【原文】

把握未定,宜絕跡塵囂,使此心不見可欲而不亂,以澄悟吾靜體。

操持既堅,又當混跡風塵,使此心見可欲而亦不亂,以養吾圓機。

【譯文】

當意志還不堅定,尚無把握之時,應遠離物欲環境,以不見物欲誘惑,不使人心迷亂,這樣才能領悟純潔的本色。

當意志堅定、可以自我控制之時,就多跟各種環境接觸,即使看到物質誘惑,也不會使心迷亂,藉以培養自己圓熟質樸的靈性。



【原文】

釋氏隨緣,吾儒素位,四字是渡海的浮囊。

蓋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則萬緒紛起,隨遇而安則無入不得矣。

【譯文】

佛家主張凡事都要順其自然,一切不可勉強;儒家主張都要謹守本分,一切不可妄貪。

這「隨緣」、「素位」四字是為人處事的秘訣,像飄浮的氣球是渡過人生之海的工具。

人生的路途遙遠渺茫,如果任何事情都求盡善盡美,必會引起很多憂愁煩惱;如果凡事都能安於現狀,到處都有悠然自得的樂趣。

【 呻吟語 】



【原文】

一念收斂,則萬善來同;一念放恣,則百邪乘釁。

【譯文】

收斂一個欲念,就會帶來眾多善行;放縱一個欲念,各種邪惡就會趁虛而入。



【原文】

人子之事親也,事心為上,事身次之,最下事身而不恤其心,又其下事之以文而不恤其身。

【譯文】

作為子女侍奉父母,重要的是關懷父母的心意,其次是照料父母的身體。

最不好的是雖然照料父母的身體但並不體諒其心意,更壞的是隻講空話而沒有照料父母的行為。



【原文】

人心喜則志意暢達,飲食多進而不傷,血氣沖和而不鬱,自然無病而體充身健,安得不壽?

故孝子之於親也,終日幹幹,惟恐有一毫不快事到父母心頭。自家既不惹起,外觸又極防閑,無論貧富、貴賤、常變、順逆,隻是以悅親為主。蓋「悅」之一字,乃事親第一傳心口訣也。

即不幸而親有過,亦須在悅字上用工夫,幾諫積誠,耐煩留意,委曲方略,自有迴天妙用。

若直諍以甚其過,暴棄以增其怒,不悅莫大焉,故曰不順乎天不可以為子。

【譯文】

人心裏高興,情緒就暢快,食欲也因此增加而又不至於傷身,血氣能通和而不會抑鬱,身體健康而不會生病,怎麼會不長壽呢?

所以孝子對於雙親要時刻加以註意,怕有絲毫不快之事煩擾父母。自己不觸犯雙親,又預防外界影響,無論貧富、貴賤及變動之時、逆順之境,都應令雙親歡喜為第一。使父母歡喜,是侍奉他們的第一秘訣。

即使父母有些過失,也應該在「悅」字上下功夫,在令他們歡喜的前提下想辦法。誠摯勸諫,不厭其煩,認真留意,委婉策略,自有奇妙的效果。

倘若直言其過而增加過失,脾氣暴躁而使其惱怒,就會使之受到極大的傷害。

因此可以說,不順從雙親,就算不上是好子女。



【原文】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譯文】

放寬心胸,容納天下事物;謙虛謹慎,接受天下仁善;平心靜氣,分析天下事情;潛心鑽研,縱觀天下事理;堅定信念,應付天下變化。



【原文】

己無才而不讓能,甚則害之;己為惡而惡人之為善,甚則誣之;己貧賤而惡人之富貴,甚則傾之。

此三妒者,人之大戮也。

【譯文】

自己沒有才能又不肯讓賢,甚至對人進行迫害;自己做惡卻怨恨他人行善,甚至對人進行誣陷;自己貧賤而眼紅別人富貴,甚至對人進行傾詐。

這三種妒忌,是人的極大恥辱。



【原文】

攻我之過者,未必皆無過之人也。苛求無過之人攻我,則終身不得聞過矣。

我當感其攻我之益而已,彼有過無過何暇計哉!

【譯文】

指責自己過失的人,未必都是沒有過失的人。如果苛刻地要求沒有過失的人才能指責自己,那麼恐怕一生也不會聽到對自己的指責了。

應當感到別人指責自己是對自己有益的,哪有時間計較對方有沒有過錯呢!



【原文】

責善要看其人何如,其人可責以善,又當自盡長善救失之道。

無指摘其所忌,無盡數其所失,無對人,無峭直,無長言,無累言,犯此六戒,雖忠告,非善道矣。

其不見聽,我亦且有過焉,何以責人?

【譯文】

勸人為善也要看那個人的情況如何,如果那個人可以相勸,則以善言相勸,相勸時也要註意採取適當的方法。

不要揭人短處,不要盡數過失,不要發生口角,不要過於直率,不要講得太深,不要啰嗦嘮叨。如果違反上述六條,即使是肺腑之言,也不是勸人為善的方法。

對方不接受你的勸告,說明自己也有過錯,這樣又怎能責勸別人呢?



【原文】

處毀譽要有識有量。今之學者,盡有向上底,見世所譽而趨之,見世所毀而避之,隻是識不定;聞譽我而喜,聞毀我而怒,隻是量不廣。真善惡在我,毀譽於我無分毫相幹。

【譯文】

對待詆毀和讚譽,應有自己的見識和度量。

今天的學者,有的是向上的,見到世上的榮譽就趨附,見到世上的詆毀就躲避,這是因為沒有堅定的見識;聽到他人讚譽就高興,聽到他人詆毀就憤怒,這是因為度量太小。

其實真正的仁善與邪惡全在自己,他人的詆毀讚譽與自己毫不相幹。



【原文】

責人要含蓄,忌太盡;要委婉,忌太直;要疑似,忌太真。

今子弟受父兄之責也,尚有所不堪,而況他人乎?

孔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此語不止全交,亦可養氣。

【譯文】

指責他人應該含蓄,切忌把人說得一無是處;應該委婉,不應過於直截了當;應該含糊,不應過於認真。

現在即便是父子兄弟之間的指責,還有不堪忍受的,更何況他人呢?

孔子說:「忠告應該善於說出,不可以時應該立刻停止。」

按照這句話去做,不僅可以保全朋友的交情,也可以培養自己的氣質。

【 呻吟語 】



【原文】

你說底是我便從,我不是從你,我自是從,何私之有?你說底不是我便不從,不是不從你,我自不從不是,何嫌之有?

【譯文】

你說的正確我便聽從,我不是聽從你,而是聽從真理,這其中又有什麼私念呢?

你說的不對,我就不會聽從,我不是不聽從你,而是不聽從不對的道理,這其中又有什麼可指責的呢?



【原文】

卑幼有過,慎其所以責讓之者。

對眾不責,愧悔不責,暮夜不責,正飲食不責,正歡慶不責,正悲憂不責,疾病不責。

【譯文】

卑幼的人有過失,在責備的時候應該慎重:

眾人面前不責備,慚愧後悔不責備,夜晚不責備,吃飯不責備,正在歡慶時不責備,正在憂傷時不責備,正在患病時不責備。



【原文】

人之情,有言然而意未必然,有事然而意未必然者,非勉強於事勢,則束縛於體面。

善體人者要在識其難言之情,而不使其為言與事所苦。

此聖人之所以感人心,而人樂為之死也。

【譯文】

人的情感,有的表面上是這樣,而其本意並非是這樣;有的事實已經如此,而其意願並非如此。其中的原因不是被時勢所勉強,就是被體面所束縛。

善於體諒他人者應該想到他人難言之情,從而不被他人的表面言談和已有事實所困擾。

這就是聖人所以能感動人心,而他人樂於為其犧牲緣故。



【原文】

人事者,事由人生也;清心省事,豈不在人!

【譯文】

所謂人事,就是說事情由人而生的。那麼清心省事,不是也在於人麼?



【原文】

目中有花,則視萬物皆妄見也;耳中有聲,則聽萬物皆妄聞也。心中有物,則處萬物皆妄意也。

是故此心貴虛。

【譯文】

眼中有了塵物,看到的一切就會是虛幻的;耳有自鳴的毛病,聽到的就會不真實。心中有了某種念頭,感到的都會受其影響。

基於這個緣故,心境最可貴的是虛無。



【原文】

奮始怠終,修業之賊也;緩前急後,應事之賊也;躁心浮氣,畜德之賊也;疾言厲色,處眾之賊也。

【譯文】

有始無終,是修業的大敵;前緩後急,是做事的大敵;心浮氣躁,是養性的大敵;疾言厲色,是處世的大敵。



【原文】

居官有五要:休錯問一件事,休屈打一個人,休妄費一分財,休輕勞一夫力,休苟取一文錢。

【譯文】

做官有五個要求:不要錯問一件事,不要屈打一個人,不要浪費一分財,不要輕使一民力,不要貪圖一文錢。



【原文】

進言有四難:審人、審己、審事、審時,一有未審,事必不濟。

【譯文】

提出建議有四大困難:審度他人、審度自己、審度事理、審度時機。一有審度不周之處,事情就一定不會成功。



【原文】

善處世者,要得人自然之情。得人自然之情,則何所不得?失人自然之情,則何所不失?

不惟帝王為然,雖二人同行,亦離此道不得。

【譯文】

善於處世的人,應該順應人的自然感情。得到人的自然感情,又有什麼不能得到呢?失去人的自然感情,又有什麼不會失去呢?

不僅帝王這樣,就是兩個人同行,也不能違背這個道理。



【原文】

事有知其當變而不得不因者,善救之而已矣。

人有知其當退而不得不用者,善馭之而已矣。

【譯文】

明知有的事應該改變但不得不因循,這就要靠善於補救。

明知有的人應該黜退但不得不延用,這就要靠善於駕馭。



【原文】

每日點檢,要見這念頭自德性上發出,自氣質上發出,自習識上發出,自物欲上發出。如此省察,久久自識得本來面目,初學最要知此。

【譯文】

每天都要檢點自己,看看各種念頭是從德性、氣質、習識或是物欲上發生出來的。這樣反省,時間久了,就能認清自己的本來面目。

剛開始修身的人,更要加以註意。



【原文】

吾常望人甚厚,自治甚疏,隻在口吻上做工夫,如何要得長進。

【譯文】

我們常常對別人的要求很高,而對自己的要求很低,隻在口頭上說來說去,這樣怎會有所長進呢?



【原文】

世之治亂,國之存亡,民之死生,隻是個我也作用。

隻無我了,便是天清地寧、民安物阜世界。

【譯文】

天下的治與亂,國家的存與亡,百姓的生與死,都在於「我心」的問題。

隻要沒有自我之心,整個世界就會天清地寧、民安物豐。



【原文】

仁厚、刻薄,是修養關;行止、語默,是禍福關;勤惰、儉奢,是成敗關;飲食、男女,是死生關。

【譯文】

仁厚與刻薄,是修養的關鍵;行與止、言談與沉默,是禍福的關鍵;勤勞與懶惰、簡樸與奢侈,是成敗的關鍵;飲食、男女,是生死的關鍵。



【原文】

作本色人,說根心話,幹近情事。

【譯文】

作本色人,說真心話,做合乎情理的事。



【原文】

士大夫殃及子孫者有十:

一曰優免太侈;二曰侵奪太多;三曰請托滅公;四曰恃勢凌人;五曰困累鄉黨;六曰結權貴損國病人;七曰盜上剝下,以實私橐;八曰簧鼓邪說,擾亂國是;九曰樹黨報復,陰中善人;十曰引用邪昵,虐民病國。

【譯文】

做官的人會在以下十個方面給子孫帶來禍害:

1、驕奢淫佚;2、強取豪奪;3、以公循私;4、恃勢凌人;5、困累鄉黨;6、巴結權貴,損害國家、危害民眾;7、欺上瞞下,損公肥私;8、用異端邪說擾亂國事;9、結黨營私,任人唯親;10、重用邪昵之人,欺壓百姓,危害國家。



【原文】

人生天地間,要做有益於世底人,縱沒這心腸、這本事,也休作有損於世底人。

【譯文】

人生在世,就要做個有益於社會的人;縱然沒有這種志向和本事,也不要做有損於社會的人。



【原文】

過寬殺人,過美殺身,是以君子不縱民情以全之也,不盈己欲以生之也。

【譯文】

過於寬容他人,等於殺害他人;過於美飾自己,等於殺害自身。

所以君子不放縱民情以為保全,不放縱自己的慾望,以為養生。



【原文】

處人,處己,處事,都要有餘,無餘便無救性,這裏甚難言。

【譯文】

對人,對己,對事,都要留有餘地,沒有餘地就無法補救,這其中的道理難以用語言來表達。



【原文】

飯休不嚼就咽,路休不看就走,人休不擇就交,話休不想就說,事休不思就做。

【譯文】

飯不要不嚼就咽,路不要不看就走,人不要不加選擇就交往,話不要不想就說,事不要不思慮就做。



【原文】

聖人掀天揭地事業隻管做,隻是不費力;除害去惡隻管做,隻是不動氣;蹈險投艱隻管做,隻是不動心。

【譯文】

對於驚天動地的事,聖人隻管去做,隻是不費力;對於除害去惡的事,聖人隻管去做,隻是不動氣;對於赴湯蹈火的事,聖人隻管去做,隻是不動心。



【原文】

養定者,上交則恭而不追,下交則泰而不忽,處親則愛而不狎,處疏則真而不厭。

【譯文】

有良好的修養的人,與上司交往時恭敬而不窘迫,與下屬交往時泰然而不疏忽,與親友相處時恩愛而不狎褻,與常人相處時真切而不厭煩。



【原文】

任有七難:

繁任,要提綱挈領,宜綜核之才;重任,要審謀獨斷,宜鎮靜之才;急任,要觀變會通,宜明敏之才:密任,要藏機相可,宜周慎之才;獨任,要擔當執持,宜剛毅之才;兼任,要任賢取善,宜博大之才;疑任,要內明外朗,宜駕馭之才。

【譯文】

任用人才有七難:

繁多的任務,要提綱挈領,宜用有綜合能力的人才;重要的任務,要審謀獨斷,宜用性格沉穩的人才;急迫的任務,要觀變會通,宜用明智敏捷的人才;秘密的任務,要保守機密,宜用周密慎重的人才;單獨的任務,要獨當一面,宜用剛毅英勇之才;多項的任務,要任賢善聽,宜用心胸博大的人才;疑難的任務,要光明磊落,宜用容易駕馭的人才。



【原文】

凡為外所勝者,皆內不足也;為邪所奪者,皆正不足也。

【譯文】

凡是受外界影響而改變本心的人,都是因為內心修養不夠;凡是被邪惡所戰勝的人,都是因為自己正氣不足。


------------------------

【 圍爐夜話 】



【原文】

教子弟於幼時,便當有正大光明氣象;檢身心於平日,不可無憂勤惕厲工夫。

【譯文】

教導子弟要從幼時開始,培養他們凡事應有正直、寬大、無所隱藏的氣概。

在日常生活中,要時時反省自己的思想行為,不能沒有自我督促和自我砥礪的修養。



【原文】

與朋友交游,須將他好處留心學來,方能受益。

對聖賢言語,必要我平時照樣行去,才算讀書。

【譯文】

和朋友交往共游,必須仔細觀察他的優點和長處,用心地學習,才能領受到朋友的益處。

對於古聖先賢所留下的言論,一定要在平常生活中依循作到,才算是真正體味到了書中的教誨。



【原文】

處事要代人作想,讀書須切己用功。

【譯文】

處理事情的時候,要多替別人著想,看看是否會因自己的方便而使別人不方便。

讀書卻必須自己切實地用功,因為學問是自己的,別人不能代替。



【原文】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無也;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終身可行也。

【譯文】

一個信字,是吾人立身處世的根本。一個人如果失去信用,任何人都不會接受他,所以人不可沒有信用。

一個恕字,是與別人交往的重要品德。因為恕即是推己及人,因此不會做出對不起別人的事,於己於人皆為有益,所以值得終生奉行。



【原文】

一言足以召大禍,故古人守口如瓶,唯恐其覆墜也。

一行足以玷終身,故古人飾躬若壁,唯恐有瑕疵也。

【譯文】

一句話就可以招來大禍,所以古人言談十分謹慎,以免招來殺身毀家之災。

一件錯事足以使一生清白受到污辱,所以古人守身如玉,唯恐作錯事而使自己終身抱憾。



【原文】

顏子之不校,孟子之自反,是賢人處橫逆之方。

子貢之無諂,子思之坐弦,是賢人守貧窮之法。

【譯文】

遇到有人冒犯,顏淵不與人計較,孟子則自我反省,這是君子遭橫逆時的自處之道。

貧賤時,子貢不去阿諛富者,子思則依然彈琴自娛,這是君子處貧窮中的自守之法。



【原文】

常思某人境界不及我,某人命運不及我,則可以自足矣。

常思某人德業勝於我,某人學問勝於我,則可以自漸矣。

【譯文】

常想到有些人的環境不如自己,有些人的命運也不如自己,就應該知足。

常想到某人的品德比自己高尚,某人的學問也比自己淵博,就應該慚愧。



【原文】

富貴易生禍端,必忠厚謙恭,才無大患;衣祿原有定數,必節儉簡省,乃可久延。

【譯文】

富貴容易招來禍患,一定要誠懇寬厚地待人,謙遜恭敬地自處,才不致發生災難。

人一生福祿都有定數,一定要節用儉省,才能長久延續。



【原文】

飽暖人所共羡,然使享一生飽暖,而氣昏志惰,豈足有為?

飢寒人所不甘,然必帶幾分飢寒,則神緊骨堅,乃能任事。

【譯文】

人人都羡慕吃得飽、穿得暖的生活;可是,就算一生都享盡飽暖,而精神卻昏昧怠惰,又能有什麼作為呢?

忍受飢寒是人們所不樂意的;可是,飢寒卻能策勵志氣、抖擻精神、強健骨氣,如此才能擔當重任。



【原文】

愁煩中具瀟灑襟懷,滿飽皆春風和氣;暗昧處見光明世界,此心即白日青天。

【譯文】

在愁悶煩惱中,要有豁達而無拘無束的胸懷,心情才能如徐徐春風般一團和氣。

在昏暗環境裏,要保有光明的心境,內心才能象青天白日般明亮無染。



【原文】

但責已,不責人,此遠怨之道也;但信已,不信人,此取敗之由也。

【譯文】

隻責備自己,不責備別人,是遠離怨恨的最好方法。

隻相信自己,不相信別人,是做事失敗的主要原因。



【原文】

常存仁孝心,則天下凡不可為者,皆不忍為,所以孝居百行之先。

一起邪淫念,則生平極不欲為者,皆不難為,所以淫是萬惡之首。

【譯文】

懷中常抱著仁孝之心,那麼天下任何不正當的行為,都不會忍心去做;所以,孝是一切行為中應該最先做到的。

一個人心中一旦起了邪曲的淫惡之念,那麼平常很不願做的事,也不難做出來;所以,淫是一切罪惡行徑的開始。



【原文】

凡遇事物突來,必熟思審處,恐貽後悔;不幸家庭寡起,須忍讓曲全,勿失舊歡。

【譯文】

遇到突發的事情,一定要仔細地思考,慎重地處理,以免事後反悔。

家中不幸起了瑕隙,必須儘量忍讓,委曲求全,不使過去的情感遭受破壞。



【原文】

為善之端無盡,隻講一讓字,便人人可行。

立身之道何窮,隻行一敬字,便事事皆整。

【譯文】

行善的方法是無窮盡的,隻要能講一個「讓」字,人人都可以做到。

處世的道理何止千萬,隻要作到一個「敬」字,就能使諸事規範起來。



【原文】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古人已往之得失,且不必論,但須論已。

【譯文】

自己的行為舉止是對是錯,還不能確實知道,哪還希望知道他人的對錯呢?

古人過去所做之事是得是失,暫且不要評論,重要的是先要明白自己的得失。


-------------

【 戒子通錄 】

【原文】

古者婦人妊子,寢不側,坐不邊,立不蹕,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視於邪色,耳不聽於淫聲。夜則令瞽誦詩,道正事。如此則生子形容端正,才德過人矣。
--《列女傳》

【譯文】

古時候婦女懷了身孕,睡覺時就不能側著身子,座席不靠邊,不用一隻腳站立,不吃有異味的東西。食物切得不正不吃,席子放得不正不坐,眼睛不看邪僻的色彩,耳朵不聽浮靡頹廢的聲音。夜晚讓樂官吟誦詩歌,講述正人君子的事跡。這樣生下的兒子必定相貌端莊,才智和品德都出類拔萃。

【原文】

太宗嘗謂皇屬曰:「朕即位十三年矣,外絕游觀之樂,內卻聲色之娛。汝等生於富貴,長自深宮。夫帝子親王先須克已,每著一衣,則憫蠶婦;每餐一食,則念耕夫。至於聽斷之間,勿先恣其喜怒。朕每親臨庶政,豈敢憚於焦勞!汝等勿鄙人短,勿恃己長,乃可永久富貴,以保終吉。先賢有言:逆吾者是吾師,順吾者是吾賊,不可不察也。」
--《戒皇族·國朝太宗類苑》
【譯文】

唐太宗李世民曾經對自己的親屬說:「我在位十三年了,出外時從未享受過游覽觀賞風光名勝的樂趣,在宮中也不敢沉溺於歌舞女色。你們這些人生於富貴之家,長在深宮大院之內,作為皇親貴戚,必須嚴格要求自己,每穿一件衣服,則想到養蠶婦人的辛苦;每吃一頓飯則要想到種田農夫的艱難。至於在聽取別人的言語時,一定要冷靜思考,做出正確的判斷,不能憑著自己的喜怒感情用事。我經常親自處理各種煩雜的政務,怎麼敢因過於辛勞而推辭呢!你們不要譏笑別人的短處,也不要因為自己比別人強就妄自尊大,隻有這樣才能永久享有富貴,確保一生吉祥順利。先賢曾說過,敢於觸犯我的人是我的老師,一味順從我的人是我的仇敵。這句話不可不仔細體會啊?」

【原文】

人之有子,多於嬰孺之時,愛忘其醜,恣其所求,恣其所為。無故叫號,不知禁止,而以罪保母。陵轢同輩,不知戒約,而以咎他人。或言其不然,則曰小未可責,日漸月漬,養成其惡,此父母曲愛之過也。及其年齒漸長,愛心漸疏,微有疵失,遂成憎怒。摭其小疵,以為大惡,如遇親故。妝飾巧辭,歷歷陳數,斷然以大不孝之名加之,而其子實無他罪。此父母忘憎之過也。愛憎之私,多先於母氏,其父若不知此理,則徇其母氏之說,牢不可解。為父者須詳察此,子幼必待以嚴,子壯無薄其愛。
【譯文】

世人有了兒子,大多在其幼小時百般疼愛,看不到其任何缺點,盡可能滿足其欲求,對其言行聽之任之。孩子無理取鬧,家長不去禁止,反而怪罪保姆。孩子欺侮其他孩子,家長不去制止,反而指責他人的不是。有人指出孩子的錯誤,做家長的藉口孩子太小,不忍心責罰,任其日積月累,逐漸養成不良的品行,這完全是父母溺愛的結果。等到孩子長大成人,父母的愛心便漸漸淡薄,孩子稍微犯了一點過失,父母便大發雷霆,抓住小孩的小錯,當做不可饒恕的大錯,遇到親戚朋友,就添鹽加醋,一樁樁地數個沒完,還把大逆不道的罪名強加在孩子頭上,實際上孩子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過錯。這就是父母輕率發怒的害處。愛憐和憎惡不當,多數是先由母親引起,做父親的沒有弄清事實真相,就聽信做母親的所說,深信不疑。所以做父親的應當註意這一點,在孩子年幼時要嚴格要求,在孩子成年後不要使愛心淡薄。

【原文】

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惡,德之至也;揚名顯親,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臨財莫過乎讓。此五者立身之本。

——王祥
【譯文】

說話做事經得起考核查對,這就是誠信的最高境界;把美好的名聲讓給別人,自己甘願背上惡名,這是德行的最高境界;通過自己成名來使父母感到榮耀,這是孝敬的最高境界;兄弟之間心情愉快,家族之間和睦相處,這是友愛的最高境界;面對財富能夠時時謙讓。這五個方面,是立身處世的根本。

【原文】

夫人有善,鮮不自伐,有能寡不自矜。伐則掩人,矜則凌人。掩人者人亦掩之,凌人者人亦凌之。故三郤為戮於晉,王叔負罪於周,不唯矜善、自伐、好爭之咎乎?故君子不自稱,非以讓人,惡其蓋人也。夫能屈以為伸,讓以為得,弱以為強,鮮不遂矣。

——王昶
【譯文】

人們有了優點,很少有不自誇的,有了才能很少有不自傲的。自誇必然會掩蓋別人的優點,自傲必然會看不起別人。掩蓋別人的人,別人也會來掩蓋他;看不起別人的人,別人也會看不起他。所以春秋時晉國的「三郤」都被厲公所殺,西周時的管叔和蔡叔因叛亂而被誅,不正是由於居功自傲、爭強好勝的緣故嗎?所以君子不願意表現自己,並不是謙讓別人,而是嫌這樣做會妨礙別人。假如真的能做到以暫時的屈從作為伸張,以推讓作為獲取,以示弱表現剛強,那麼就很少有辦不成的事。

【原文】

昔伏波將軍援戒其兄子言:「聞人之惡,當如聞父母之名,耳可得而聞,口不可得而言也。」斯戒至矣。人或毀己,當退而求之於身,若己有可毀之行,則彼言當矣;若己無可毀之行,則彼言妄矣。當則無怨於彼,妄則無害於身,又何反報焉?且聞人毀己而忿者,惡醜聲之加也,人報者滋甚,不如默而自修己也。諺曰:救寒莫如重裘,止謗莫如自修。斯言信矣。若與是非之士、凶險之人近猶不可,況與對校乎?其害深矣。

——王昶
【譯文】

當初漢代伏波將軍馬援告誡他哥哥的兒子說:「聽到別人的過失,應當像聽到自己父母的大名一樣,耳朵可以聽,口頭上卻不能說。」這話真是至理名言。聽到別人誹謗自己,應當心平氣和地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如果自己確有值得被人指責的行為,那就說明別人的話是對的;如果自己沒有可被人詆毀的行為,那就說明別人的話是沒有根據的。別人說的對,當然沒有必要去記恨別人,別人憑空捏造,也不會對我造成什麼損害,何必去計較呢?況且聽到別人誹謗自己就生氣,必然對別人口出惡言,而別人也必然用更難聽的言語進行反擊,與其這樣,還不如保持沉默,加強自身的修養。諺語說:「預防寒冷最好用厚重的皮衣,阻止別人的誹謗,最好是自己苦修。」這話一點也不假。那些挑唆是非、居心險惡的人,與之接近都不行,更不用說與之對質了,隻能招來更嚴重的傷害。

【原文】

欲求子孝,必先慈;將責弟悌,務為友。雖孝不待慈而慈固植孝,悌非期友而友能立悌。夫和之不備或應以不和,猶信不足焉必有不信。倘知恩意相生,情理相出,可使家有參、柴,人皆由、損。

——顏延之
【譯文】

想要兒子孝順,父母必須慈愛;想要弟弟恭敬,哥哥必須友善。儘管孝順不一定非得以慈愛為前提,而慈愛卻確實能夠培植孝心;恭敬不一定非得以友善為前提,而友善卻確實能夠樹立恭敬之心。自己不和善,別人自然會以不和善來回應;就好比自己缺乏誠信,別人也會以不講信義來回應一樣。假如明白了恩惠和情義相輔相成、情感和義理相互依存的道理,就可以使家家都出現像曾參、高柴這樣的大孝子,人人都成為像子路、閔損這樣的大賢人。


【 戒子通錄 】

【原文】

人生至樂無如讀書,至要無如教子。父子之間不可溺於小慈。自小律之以威,繩之以禮,則長無不肖之悔。教子有五:導其性,廣其志,養其才,鼓其氣,攻其病,廢一不可。養子弟如養芝蘭,既積學以培植之,又積善以滋潤之。人家子弟惟可使覿德,不可使見利。富者之教子須是重道,貧者之教子須是守節。子弟之賢不肖系諸人,其貧富貴賤系之天。世人不憂其在人者而憂其在天者,豈非誤耶?

——家頤

【譯文】

人生最大的樂趣莫如讀書,最重要的事就是教子。父子之間不能總是沉浸在溺愛、仁慈之中。對孩子,從小就要威嚴,用禮義的准則來要求他,長大以後就不會因為他不賢無能而後悔。教育孩子要從以下五個方面做起,誘導他的秉性,拓展他的志向,培養他的才能,鼓舞他的勇氣,克服他的毛病。這五點,缺一不可。培養子弟就好像養植芝蘭一樣,既要積累學識來培植他,又要用善良美好的情感來滋潤它。對於家中子弟,隻能使他隨時看到美好的道德,不能讓他過多看到世俗的功利而受到誘惑。對於富貴人家的子弟,必須要求他重視道義,對於貧窮人家的子弟,教育他應該恪守節操。子弟的賢能與否是由人的教育決定的,貧富與貴賤是天生的。現在人們不去擔心那些由人決定的事情,卻操心那些天生的事情,這難道不是錯誤的嗎?

【原文】

凡人欲養身,先宜自息欲火,凡人欲保家,先宜自絕妄求。精神財昂,惜得一分,自有一分受用。視人猶已,亦宜為其珍惜,切不可盡人之力,盡人之情,令其不堪,到不堪處,出爾反爾,反損已之精力矣。有走不盡的路,有讀不盡的書,有做不盡的事,總須量精力為之,不可強所不能,自疲其精力。余少壯時多有不知循理事,多有不知惜身事,至今一思一悔恨,汝後人當自檢自養,毋效我所為,至老而又自悔也。

【譯文】

人們要想保養自身,就應當先抑制內心的慾望之火;人們要想保全家庭,就應當先丟棄非分的追求。精力和財富,節省一分,就會多留一分供日後享受。對待別人的精力和財富,也要像對待自己的一樣,也應當替他珍惜節省,千萬不要竭盡別人的力量,傷盡別人的感情,令別人無法忍受,到實在無法忍受的時候,別人就會反抗,這樣一來就會損耗你自己的精力。世上有走不完的路,有讀不完的書,有做不完的事,必鬚根據自己的精力適當去做,不能夠勉強去做力不能及的事,使自己筋疲力盡。我年輕力壯時不明白這個道理,經常做出不顧惜自家身體的事,至今想起來就十分後悔。你們這些後生應當自我反省,自我保養,不要效仿我的做法,以免到了老年又追悔莫及。

【原文】

余令新興,無他善壯,唯賑濟一節,自謂可逭前過,乃人揭我雲:百姓不粘一粒,盡入私囊。余亦不敢辨,但書衙捨雲:勤恤在我,知不知有天知;品騭由人,得不得皆自得。今雖不敢謂天知,然亦較常自得矣。汝輩後或有出仕者,但求無愧於此心,勿因毀譽自為加損也。
【譯文】

我在新興做縣令時,沒有別的政績,隻有在賑濟災民方面,自認為可以抵償先前的過失,可是別人彈劾我說,百姓沒有見到一粒米,賑濟糧全部被私吞了。我也不做申辯,隻在官衙內寫上這樣一幅對聯:勤政恤民在於我,別人知不知無所謂,隻要上天知道;品評毀譽由他人,名聲好不好無所謂,隻要心安理得。現在雖然不敢說上天已知道我的為人,可是我自己起碼做到了心安理得。你們這些後生中如果有人以後做了官,也要做到問心無愧,不要因為別人的褒貶而改變初衷。

【原文】

盤根錯節,可以驗我之才;波流風靡,可以驗我之操;艱難險阻,可以驗我之思;震撼折沖,可以驗我之力;含垢忍辱,可以驗我之量。

【譯文】

遇到錯綜複雜、繁難無緒的事情,可以考驗我的才能;遇到眾人都趨之若鶩,風行一時的事情,可以考驗我的操守;遇到艱難險阻,可以考驗我的思維能力;遇到打擊和挫折,可以考驗我的毅力;遇到譭謗和侮辱,可以考驗我的度量。

【原文】

決不可存苟且心,決不可做偷薄事,決不可學輕狂態,決不可做憊懶人。當至忙促時,要越加檢點;當至急迫時,要越加飭守;當至快意時,要越加謹慎。

【譯文】

為人處事決不能抱著僥倖心理,決不能做投機取巧的事情,決不能仿效輕浮狂妄的神態,決不能做一個懶惰頹廢的人。在最忙碌的時候,特別要註意檢點自己的言行;在事情最緊急迫切的時候,特別要註意一絲不苟,從容不迫;在最春風得意的時候,特別要註意謹慎行事,以免樂極生悲。

----------
資料來源:http://www.dfg.cn/gb/zhhy/whdc/09-jxl.htm

名言錄蒐集http://www.bestphrase.net/tw/